【投稿】In Dialogue with “Torture”(與折磨對話)

write-for-uge

撰文:趙倖賢 ,中文系三年級生,亦為本年度與自然對話的PASS Leader。


In Dialogue with“Torture(與折磨對話)

      「我曾認為,文科人要讀 In Dialogue with Nature,是一種折磨。」 ──趙倖賢

修讀過「與自然對話」(UGFN)的同學,想必對亞里士多德並不陌生。他曾經提出一切事物的存在有三個狀態:不存在(Nonbeing)、潛在(Potential Being)、實在(Actual Being)。原來對「與自然對話」的態度也可以套用這理論,經歷過三種狀態後,一切都改變了。

Nonbeing:立志一把燒掉數學!

我是一個中文系學生。讀中文不應對理科感興趣。事實上,我一早已為自己「鋪好了路」:

中三選科的時候先拋棄了物理、生物;

中四的時候再退修掉化學;

中五暗自立志:一考完文憑試,把數學書都燒掉

好吧,猜猜看,當得知大學有一門必修科,名曰「與自然對話」,用英文讀科學文本,我會有甚麼感受?

Potential Being:當生活遇上UGFN……

上UGFN其實也不錯。事實上,很多時候,老師的講解也是挺有趣的。

文本或許是冷冰冰的,公式看起來也是冷冰冰的,但只要把課本內容和生活連結起來,一切變得不可思議。文本怎樣能與生活扯上關係?容我以三個例子說明之。

【文本一:The allegory of the cave】

  文本裏,柏拉圖描述了一個洞穴,裏面住著一群囚犯。他們的腳和脖子都被鐵鍊束縛,雙眼只能直視前方,他們無法轉動頭部……

我實在不能再讀下去了。不是因為柏拉圖很殘忍,而是我的身後有個較我年輕十一年的弟弟在床上跳來跳去。他一邊唱歌,一邊跳,生怕不把我吵死似的。我忍無可忍,唯有向他大喊一句──

「你再煩我,我就將你扔進The Allegory of the Cave!」……

【文本五:DNA的疑惑】

  這篇文本的作者華生(James D. Watson)一直不願意接受基因會影響他的外表。然而他沒法否認,他擁有著和媽媽一模一樣的鼻子,而且更遺傳給了他的兒子。

這讓我想起小時候的事。

媽媽曾告訴我,二十年前,我剛出生的時候,一位前來探望的朋友指著我,毫不客氣地說:「這是你的女兒嗎?長得真醜啊!」

真沒禮貌。雖然我不認識那人,但這批評,實在叫人生氣。

十一年後,弟弟出生。朋友的一句話叫人畢生難忘──

「這是你的兒子嗎?長得俊俏呀!長得跟他的姐姐一模一樣!」

是的。我們共同擁有著既俊俏,又醜陋的DNA……

【文本三:牛頓定律與枕頭大戰】

  我喜歡把所學到的知識教給弟弟,然而牛頓定律,是我少數教懂他後感到後悔的。

  牛頓第一定律:靜者常靜,動者常動

  靜者常靜……這句話其實包含了很多意思。因為事情總會突然發生。

然而在我到家開門前的那一刻,一切都顯得特別正常。

牛頓第二定律:力=質量  x加速度(F=MA)

這是弟弟最喜歡實踐的定律。他首先會將家中所有的枕頭都收集起來,然後聽見我開門的聲音後,一邊大叫「F=MA」,一邊熟練而迅速地將一個又一個枕頭往他姐姐身上招呼。不同質量的枕頭加上不同的力度,加速度都會不同。而經過他鍥而不捨,持之以恆的反覆實驗,最後印證了書中第57頁的兩條公式……

formula

牛頓第三定律:作用力與反作用力

我稍稍曲解牛頓這條定律:當你被一堆枕頭施加作用力,而這堆枕頭又落在你手上的時候,「反作用力」便會出現。這些枕頭會「不知為何」反方向擲回弟弟身上,而「反作用力」會導致「反反作用力」,以及「反反反作用力」,還有反反反反……

直到媽媽出場,向我們大喝──!

靜者常靜。

看吧,UGFN其實可以很有趣 !是為Potential Being。

Actual Being:UGFN PASS!

英文文本不易讀,科普經典更是難上加難。作為「理科『有限』公司」的當然成員,我特別能體會當中的辛酸。

然而當我也能找到讀UGFN的樂趣的時候,又有誰不可呢?

「其實,文科人要讀In Dialogue with Nature,可以是一種享受。」

  我參加了通識教育基礎課程舉辦的「同儕輔讀時段」(Peer Assisted Study Session,簡稱PASS),成為「PASS Leader」,與同學一起理解文本,討論問題,又把UGFN知識應用到生活去。或許我是個奇怪的PASS Leader,所以我們的討論問題和形式也千奇百怪:

我們會討論同學的問題:古希臘沒有火箭,柏拉圖怎往太陽找The form of the good;

我們會一邊吃巧克力,一邊研究巧克力的Form and Matter;

我們鬆手讓一本書(當然是FN書)和一支筆同時往下跌,看看誰跌得比較快;

我們甚至齊心協力把達爾文的樹狀圖表畫在白板上,嚇壞了後來進課室的人……

誰說UGFN很沉悶呢?

誰說PASS很沒趣呢?

如果你曾這樣認為的話,不要怕,相信亞里士多德,改變是可能的!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