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投稿x通識沙龍】再思情感規範作用

撰文:林慧慈(政治與行政學系二年級生)

※ 點撃放大全文


《思想》雜誌總編輯錢永祥先生上星期受邀至中大主講兩場講座,其中一場便是通識沙龍「情感與規範:政治哲學的雙重焦點」,分享有關他對情感的理解及其在政治哲學中的重要作用。

在講座開始後,錢先生花了好些功夫先描述情感的特點,論證情感其實是理性的,以為其後他的論點打基礎。首先,情感(emotion)是指向特定對象的。他舉了幾種與情感相似的東西以突顯情感的特別:第一是感覺(feeling),例如疼痛,你並不需要知道造成疼痛的原因亦會感到疼痛;第二是心情(mood),例如今天天氣晴朗,我心情便莫名地好;第三是慾望(desire),它是先有慾望再而指向特定對象,例如我們渴了,需要水去解渴,水才成了慾望的對象。在此論點上,錢先生再而延伸,指出人對對象的認知亦會影響情感,例如若然我們感到疼痛,發現是蜜蜂叮咬而成便會就此揭過不提,但若是發現有人刺疼我們時,我們便會覺得憤怒。第二,情感會受對對象的看法或理解影響。例如我們見到有人打狗,我們會覺得憤怒,但若我們發現他只是在逗狗,憤怒便會消失。第三,情感展示了我們對該事物的評價。在打狗一事中可以看出,我們的憤怒是因為我們覺得人傷害狗隻是不應該的,這是一種價值判斷。第四,這些情感亦是展示了我們對自己生活的想像,因為我們在乎這些對象、認為他影響自己的生活才會有情感衍生。最後,情感的對象必定不在我們控制範圍內,這種不確定感(uncertainty)才會為我們帶來情感。錢先生強調,第二至四點的情感描述中證明了情感是可以改變的,故此他認為情感在政治哲學有其位置。

錢先生提出了五項情感為政治哲學帶來的作用。第一,強烈情感的出現代表了重要政哲問題的存在。例如保釣人士強烈的愛國情緒顯示中日的領土問題需要被解決。第二,一套穩定的政治哲學原則或概念需要符合人民的情緒,從中觀察人民是否對生活有同一想像,從而得到人民支持。第三,我們可以透過檢討情感以糾正錯誤認知。例如我們需要知道性別歧視、種族歧視等情緒都緣於我們對人類動物性的厭惡感,了解這種情感的緣由是錯誤認知所造成才可真正糾正它。第四,情感可以質疑過於理性的政治哲學。這種政哲忽視了情感在生活中的重要位置,不合人性。第五,也是最重要的一點是,情感可以幫助我們對人有多些共鳴、同情。前面亦有所提,情感的出現暴露了我們對生活的無力、不確定,但這些對象又對我們至關重要,了解這點後我們便對身邊的人產生多些同情、關懷及理解。

錢先生突破了大部分人對情感的想像——情感並非無根可尋,純然出於人的動物性,而是可是抽絲剝繭、找其因由,我甚至隱隱感覺錢先生意指情感並非與理性對立、甚至是另一種形態的理性。錢先生的觀點固然為大家打開新世界大門,但仍需細細斟酌:情感是否真的這麼理性﹖在講座問答環節,我請教錢先生,政治哲學應如何處理情感主觀性的問題,從而建立一套人人認同的政哲原則。錢先生當時則言,他在一開始為情感作出的描述已證明情感並非主觀的。但我仍有些疑惑。錢先生列出了好些情感對政哲的幫助、作用,但這些作用是建立在兩項前提下:我們可以找出情感的對象、以及我們有方法糾正對這些對象的認知。首先,我們真的可以清楚分析出情感的對象嗎﹖我有所保留。先假設情感真的有對象,但造成情感的原因、及當事人的認知當然可以簡單如叮咬手臂的例子、但亦可以非常複雜。舉例來說,情感的形成可以是多個因素相互作用的效果,例如我吃了一個蘋果,覺得很開心,這種開心可以來自於蘋果本身鮮甜爽脆,風味絕佳,亦可以因為我多日沒吃水果,有了對水果的渴求,更可因為我擁有有關蘋果的回憶、經歷,例如去逝的祖母最愛削蘋果給我吃,隨隨便便也可以列上上十個原因,但更複雜的是,有可能這些原因獨立來說並不會帶給我開心的感覺,必須要同時出現,產生相互作用,例如說即是我多日沒吃水果,但這蘋果乾澀難吃的話我也不會開心。簡單一個吃蘋果的例子不同的人已可有不同而複雜的的認知,更遑論涉及宏大複雜社會制度的政治哲學﹖

退一步說,即使我們可以清楚了解情感背後的因素及我們所顯示的認知,但認知真的可以糾正嗎﹖錢先生在講座中所提的例子都帶有社教化的影子,例如性別歧視,我們不是天生便覺得女性卑賤低劣,而是透過社會、學校、家庭的社教化後才建立對性別的認知,認為男性地位應該凌駕女性。這種社教化造成的認知當然較容易糾正,因為這是後天的制度出現錯誤,一但反思、改革制度後便可逐漸糾正錯誤認知。但情感的形成中,社教化非佔絕對位置,亦有其他重要因素使我們難以糾正情感:首先,生而有之的觀念、感知亦會影響情感,例如美醜觀,先不論其有無對錯之分、糾正之必要,但這並非能以外力強行扭曲的。但即使是後天的因素,我們也難修正。舉例來說,一個人因為小時候被黑人殺害全家,因而仇恨累人,成為種族歧視者,即使我們知道他的認知是錯誤,但這些經歷深深地刻印在他身上,難以磨去,糾正之舉實在是無從入手。當然這極端例子並無普遍性,但社會眾人都或多或少都會有些難以因為被指是「錯誤」的認知就可以改變的情感。

縱然對於情感我們還有很多需要思考的地方,但我十分同意錢先生強調的一點:政治哲學不能全然理性而忽視情感的位置,在思考時應以人為本,尊重人的特質,而非像種族歧視、性別歧視者般將人類動物性的一面全盤否定。藉此再次感謝錢先生精彩清晰的分享。

(此文章為回應本季通識沙龍第十講「情感與規範:政治哲學的雙重焦點」而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