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投稿x通識沙龍】天上的領袖VS地上的威權

 

撰文:余卓祈 ,新聞與傳播學院四年級生


天上的領袖VS地上的威權

文化大革命時期,「革命無罪,造反有理」,不少教會都被打砸搶燒。當紅衛兵闖進上海最大的教堂「國際禮拜堂」,一個個神職人員列隊被批鬥。在禮拜堂擔任牧師十多年的李儲文,情急之下翻出一張黨員證,證明自己是「中國共產黨黨員李儲文同志」。原來外表溫文爾雅、能用英文講道的他,一直都為共產黨做滲透工作。公開身份後,他便離開宗教界,回歸黨的官僚系統,擢升為駐港新華社的副社長。

 

這個地下黨員牧師的故事,揭示了威權政府整治宗教的手段和心力。在9月27日,香港浸會大學宗教及哲學系郭偉聯助理教授,主講以「十架與紅旗──改革開放以來的宗教政策與基督教」為題的通識沙龍,他說內地政府對宗教的統戰從未褪去,一直視基督教為政權的潛在威脅。

 

郭教授指出最明顯的例子,是港人熟悉的2008年四川地震,當時很多宗教團體都動員信徒到受災地區宣教。例如北京最大的家庭教會「守望教會」展示了不少人力、財力資源,本是為了賑災,卻惹起當局擔憂,宗教勢力一旦坐大起來就會危害其執政地位。接著數年,該教會舉辦戶外集會都遭地方政府驅散。

 

自從去年河南「南樂教案」,到今年浙江溫州強拆十架的風波,不少內地基督徒都感受到強烈的管理力度,如國家主席習近平所言,是「引導宗教與社會主義社會互相適應」。郭教授指這就是一個「官本位」社會,叫宗教服從黨國的利益之下,信徒被要求「愛國愛教」。當他在內地傳福音,留意到不少家庭教會為免令宗教局、公安部門起疑,要打通幾間民宅作教堂,低調地聚會禮拜。

 

內地威權體制何其強大、威武,若我們寄望它放過打壓教會──那只是非政府組織的其中一個領域──未免過份樂觀。即使如此,《聖經》曾提及耶穌抵抗權勢者的先例,或可讓我們拉闊想象。在《馬太福音》二十章,有人問耶穌:「納稅給凱撒(凱撒大帝,羅馬的獨裁君主)可以不可以?」他們想抓住耶穌的痛腳,指控他不守法。耶穌就拿起銀幣,指著刻有以凱撒為「最高大祭司」的字眼回答:「凱撒的物當歸給凱撒,神的物當歸給神。」意指凱撒只不過是一任君王,最終人的信仰只會歸向神。

 

以現在年輕人的視角去看,耶穌拒絕向不義政權效忠的姿態,真的非常「串」和巧妙的,而且是安全地適度反抗。其實威權的影子和爪牙一直存在,也無礙我們學習耶穌和掌權者周旋的意志,就像內地每一間地下教會的信徒,在幽暗的角落為自由祈禱、傳公義的福音。

 

郭教授在沙龍完結時,補上一個讓我印象深刻的註腳。台下有人問,內地教會一直處於政府掌控之中,一河之隔的香港教徒又有甚麼可做?郭教授寄語,既然有這麼多人關注校園的港獨爭議,如果他們都堅持香港是中國的一部份,就更應該關注內地基督教的困局。我覺得教授好像捅破了一層紙,且不提當中的政治判斷,但若果框死在信仰的安全區中,相信離踐行、離捨身、離天國都遠了。

 

政治問題固然複雜,每個時代(包括耶穌的時代)、每個地方都出現教會和政府的張力,而誰都沒有一個適用於所有基督徒、而且確保正確的答案和行動方針。這聽上去令人無力,但我相信更重要的是,在任何方式的行動和思考過程中,我們仍把持信仰的精神力量,在地踐行天國的理想,不會放棄美好的想像。

 

德國信義宗牧師潘霍華,因為參與反納粹行動而被捕,他在《獄中書簡》寫下這句話:「上帝正在教導我們,有沒有祂同在時仍要好好生活。」


(此文章為回應本季通識沙龍第一講「十架與紅旗──改革開放以來的宗教政策與基督教」而作。)

想知更多?:http://www.cuhk.edu.hk/oge/ge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