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投稿x通識沙龍】虛妄的希望政治

撰文:林慧慈(政治與行政學系三年級生)


虛妄的希望政治

在經歷重重對民主化進程的打擊後,香港籠罩著絕望的氛圍,市民,尤其是青年人,失去對生活的希望。今次通識沙龍的講者許寶強教授表示,在大學教學時都觀察到年輕人的負面情緒,他稱之為「希望的短缺」。許寶強先生在沙龍中分享對香港現況的看法,藉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及加桑‧赫治(Ghassan Hage)的理論反思現狀,思考可能的出路。

許寶強先生引用赫治的希望短缺理論,嘗試系統地理解香港年輕人面對的困境。赫治指出,資本主義社會帶來了三種希望的匱乏(scarcity of hope):第一種是希望的不平等分配,擁有資源的人比缺少資源的人更有希望;第二種是希望的窄化,對單一價值及向上流動的追求減少了希望的多元,否定其他可能性,並單以結果決定成敗;最後一種是未來希望的出現,否定當下的愉悅,將欲望寄托於未來實現。在此困境下,未來似乎沒有任何出路。但許再援引赫治的理論,指出希望可以分為負面的希望及正面的希望:前者指的希望是虛妄的,是一種永不可能達致的完美狀態,只會對自身造成壓抑,就如平日選舉中「含淚投票」的心態般,選民壓抑當下的自己,追尋或許不可能實現的政治狀態。相反,正面的希望應該是從過程中發展自身行動的狀態,例如從公民提名或投白票中發展、反思自身,而不只關心最後的選舉結果。赫治認為,我們應該要追求的不單只是希望,而是「joyful hope」。

許指出「joyful hope」除了是個人行動的方向,亦是連結社群的一個起點。這種社群連結有助面對威權政治的來臨。如鄂蘭所言,威權政治並非單單是實行政治獨裁、壓抑反對聲音,而是將暴力、謊言變成日常,改變道德良知,從而改造人性,重塑新的道德規範,製造「孤獨」(loneliness),令人失去行動的能力。由此可見,威權政治正正與「joyful hope」相對,拆除社群連結,令希望消殆。所以追求joyful hope正正可以是解決香港絕望困境的可能出路--透過建立社群,發展自身行動的能力,對抗威權政治。具體而言,許提出三個可能的方法尋找希望的政治,包括:(1)情感培力,不以結果決定行動的成敗、(2)鑒古知今,從歷史上的民主化經驗中學習、(3)體制培力,保護個體不從眾的權力,藉以守護價值及情感上的多元。

在筆者看來,社群連結及鼓勵互動交流當然能夠鼓舞失去希望的市民,但在此之前,應先處理體制上的問題,以免模糊重點,忽視真正重要的民主基石。如杜威(1966)所言,發展社群有助培養公民社會,為民主化提供能量,例如可以提升公民的民主素質,讓大眾認識平等、自由等民主理念。但是,公民社會的發展並非民主化的充份條件。Steven Levitsky(2002)曾總結民主政體必備的四大要素,首先,要有由公開、自由、公平的選舉產生的行政及立法機關;其次,成人均須擁有投票權;再來,就是公民要擁有政治權利及公民權力,而選舉產生的當權者,側須擁有真正的管治權力而不受第三方控制。由此可見,民主的基石在於體制,公民社會的發展只是鼓勵民主發展的催化劑,若非改變體制本身,並不可能帶來民主。關信基教授及劉兆佳教授(2002)便有指出,香港是自由專制(liberal autocracy),空有公民權利而無政治權利,馬嶽副教授(2017)更是指出香港近年連自由都算不上。體制才是民主的關鍵所在,若忽視改變體制,只重視培養公民,實在難以孕育真正的希望政治。

退一步來說,即使將社群連結視作為發展改變體制的反抗力量,這種社區交流亦不足以推翻舊體制,香港便是活生生的例子。在雨傘革命時,香港人之間的連結空前地緊密,近120萬人參與運動,要求香港政府落實普選承諾。但結果亦如大家所見,特首仍然是由小圈子選舉產生。不但如此,即使是傘後各個組織熱烈進行地區工作,促進民主交流,近日來的清算行動亦可見,即使社區連結如何緊密,在國家機器前仍是不堪一擊。

在此需要說明,我並非認為發展社區徒然無用,但在近年的種種教訓下,我們是否可以思考一下傳統路線外的可能性,而非在國家機器下無還手之力呢?

 

參考書目

馬嶽(2017年1月23日)。等待點燈的「選舉」。明報,檢自:https://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70123/s00012/1485108560873

Dewey, J. (1966). Democracy and Education: An Introduction to the Philosophy of Education. New York: Free Press.

Kuan, H.C. & Lau, S.K. (2002). Between liberal autocracy and democracy: Democratic legitimacy in Hong Kong. Democratization, 9(4), 58-76.

Levitsky, S., & Way, L. (2002). The rise of competitive authoritarianism. Journal of democracy, 13(2), 51-65.


(此文章為回應本季通識沙龍第六講「希望的政治」而作。)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