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學術到政治——影響曾鈺成的五本人生之書(上)

撰文:林慧慈

曾鈺成從政多年創立了建制大黨亦主持過立法會無論是否認同他的政治立場也得承認其執行能力與議政能力之強當我們以為這樣的人物一定是從小就立志服務社會曾鈺成卻說他小時鍾愛抽象的數學甚至幾乎走上純粹學術之路這不禁令人好奇,到底是什麼使他毅棄學從政又是什麼讓他在複雜多變的政治領域裡能夠不失理想而成為今日的他呢我們或許能夠在《青春之歌》《反杜林論》The Audacity of Hope中找到答案

 

一首激發從政熱情的《青春之歌》

曾鈺成並非從小就抱著一顆從政的心。「我在大學之前的求學過程,都是全心專注讀書,很少接觸其他事物,學校的課外活動也不像現時的多,校方也不會鼓勵學生關心時事、政治,那代連電視也沒有,就算家中有訂報紙也是為學習需要,不會認真去看時事和政治論述,對學校以外的世界一點認識也沒有。」然而,他身處的社會正值多事之秋,逼得他不得不關注社會——既有香港的六七暴動,又有中國的文化大革命。那時他剛成為大學生,這些事件都震撼了他的心靈,「大學與中學的環境很不同,有來自不同背景的同學,那時開始有社會參與,天星碼頭事件我們亦有同學去支援。忽然間,由一個單純的學校家庭環境變得有很多事發生,那時開始去思考這些問題。」

當時,有左派同學介紹他看一些書籍,第一本看的就是楊沫的《青春之歌》。它描述了大時代動盪下,大學生、青年知識分子如何尋找出路。後來他看了介紹,知道原來作者便是書中主角,本是單純的女學生,因為接觸不同的人和經歷不同的社會變故,而走上了革命路。「當時對我而言很震撼,忽然間很嚮往這種想法,做人要有一個理想,不能只讀書,為好成績,然後找份好工,建立家庭,就這樣度過一生。」再後來,大學二年級的他第一次回到家鄕廣州,在親戚家住了兩個星期。與兩個少他幾歲的表弟交談時,他發現內地的年輕人與跟香港的很不同,他們談理想、談國家,知道自己的國家落後,就矢志要努力讀書,為國家建設,願意去最艱苦的地方,這對他而言很是新鮮。

按原本計劃好的前程,曾鈺成本來應該在取得香港大學學位後,當一年數學系助教,便去美國讀博士,繼續學術研究。「接觸這本書前我很清楚自己的人生目標,就是數學和理論物理學。上世紀中理論物理學有突破發展,研究方向可大至宇宙起源,細至原子基本成份,參與其中是一件很開心的事,所以我從來沒有想過別的路。」同時,亦有十分疼愛他的教授,勸他畢業後要走學術的路。「數學系有位教授很疼我,跟我談了很多。他說,一個人做學問的黃金時間是18-22歲,很多突破性的定律都是學者在十多歲時發現的,這是人精力最旺盛、最能集中、又心智成熟的時候。如果你有很多別的東西想做,亦應該在這幾年先做了學術,之後很多出路任你選擇,但是如果放棄這幾年,想回頭再做學術便難了。」但是,眼見香港、中國、世界正值多事之秋,讀了《青春之歌》後,曾鈺成認為他不能躲起來做研究。後來,他在回歸前成為左派、回歸後成為建制派,支持北京,政治傾向無不受這本小說影響之故。

書名:青春之歌  

作者:楊沫

出版社:中國青年出版社

(大學書店現正舉辦曾鈺成專題書展,歡迎同學參觀選購。)

 

成為一個馬克思主義者:《反杜林論》

在讀畢《青春之歌》後,曾鈺成陸陸續續看了不少左翼著作。左派的大學同學見他喜歡讀書,便介紹他看哲學和政治經濟學的書,其中《反杜林論》給他的印象最為深刻。書中恩格斯系統地寫出馬克思的理論,內容分為三部分,第一部分寫馬克思的哲學(唯物辨證法、歷史唯物論),第二部分寫政治經濟學,第三部分則寫社會主義。「恩格斯的文字很吸引、很生動,亦附以容易明白的例子去說明抽象的哲學問題。當時我不能說我完全看懂,但我懂的程度足以讓我有興趣繼續看下去。」

坊間有很多人問及曾鈺成是否相信馬克思主義,笑言,他對馬克思主義的了解,比現時很多內地共產黨黨員還要深他認為,馬克思的理論沒有過時,但問題在於,現實中已有的實踐不一定忠於馬克思主義的原則,才會失敗告終。曾鈺成當年成立民建聯時,來自世界各地的傳媒均有來採訪,其中有隊來自匈牙利的攝製組。「我跟他們聊天,我問:『你們國家信馬克思嗎?』他們笑答,馬克思的理論在大學時在斛籌交錯之間討論是很有趣,但拿到現實實踐是一定不可行的,而我並不同意。理論實踐在政治上的確是很困難的事,但蘇聯和中國在應用馬克思主義時遇到的失敗,不是馬克思理論本身的錯,而是應用方法的錯。共產主義是民主的,並非意在剝奪人的自由意志,但可能共產黨政權執政後遇上一些不是馬克思理論能解決的問題,才建立獨裁統治。但是,有些國家的實踐上的失敗不足以否定馬克思的理論,否則對他不公平。」


書名:反杜林論

作者:恩格斯

出版社:人民出版社

(大學書店現正舉辦曾鈺成專題書展,歡迎同學參觀選購。)

 

不要淪為「政客」:The Audacity of Hope

雖然從了政,但曾鈺成笑指自己對一般的政治書籍其實興趣不大。「我有逛書店的習慣,一兩個月一定會去一次,而我第一個去看的書架一定是「數學」,然後便是「自然科學」的科普類,最後走時才會覺得在責任上要去一去政治類的書架。」很多朋友會送他政治、政治人物相關的書,其實他很少看,但這本前任美國總統奧巴馬的The Audacity of Hope是個例外。

「這本書是我弟弟推薦的,他看完便將他那本送了給我,我看了不久已覺得很吸引,所以自己去買了本,要用作來做筆記。我平時看書是很少塗花書頁的,但這本是從政必讀。」曾鈺成認為這本書非常透徹,奧巴馬講述自己作為議員,如何應付來自傳媒、財團、選民、壓力團體的壓力,如何由一片為人民、為國家的赤子之心,演變到後來因成為政客、被迫放棄真誠。此書令曾鈺成大有感概:原來世界各地的政壇都一樣。

其中,他最喜歡第四章Politics。奧巴馬說自己一選到參議員後,回到家鄉,很多朋友不是先恭喜他,而是說『你不要又變成一個政客』,這一章便是解釋當初滿腔熱誠的從政者為何最後淪為「政客」。「香港人看了也會會心微笑——傳媒叫你去評價某些事,你想說得全面,想正面也談,反面也談,好好分析,他並沒有興趣聽。你需要說的是soundbite,最好是罵人的,才會有機會出街。」奧巴馬在選舉上的分析亦令曾鈺成很有同感:所有的壓力團體在選舉時都會來找你,問候選人贊不贊成有關議題,選擇只有Yes/No,沒有理性考慮的空間,沒可能說「同性婚姻我不反對,不過……」。美國的壓力團體有自己的網絡,他們會視乎候選人政見來呼籲友好團體支持或反對。各方各面的壓力會令一開始的滿懷理想變成失去自我。去到某地步,政治人物在鏡頭前,喜怒哀樂都要經過仔細考慮,要知道這個鏡頭傳到了選民那裡會是加分還是減分。「到了這地步,真我還存在嗎?」曾曾鈺成形容,這時頭腦中有的是審查小組、編輯部、導演,目的只是為了在選民中取得分數。

這本書對曾鈺成啟發良多,於是近年他獲邀出席講座時常常引述這本書,希望把它推薦給有志從政的年輕人。

書名:The Audacity of Hope

作者:Barack Obama

出版社:Canongate Books

(大學書店現正舉辦曾鈺成專題書展,歡迎同學參觀選購。)

 

相關文章:
從學術到政治——影響曾鈺成的五本人生之書(下)

曾鈺成專訪影片: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