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訪】王邦華:這五本書,構成我的政治哲學地圖

撰文:余卓祈同學

通識教育基礎課程講師王邦華(Baldwin),於倫敦政經學院修畢政治學博士課程。Baldwin說,他讀書那幾年正是當代政治哲學最旺盛的生產期,他藉着幾位政哲大師的著作,建立自己的學術視野。

「每一位大師都有其坐標,閱讀他們的作品令我知道自己的定位,有甚麼對手和盟友。」在龐大的思想版圖中,他選了五本對自己最重要的書。

  • 羅爾斯(Rawls) 的《政治自由主義》(Political Liberalism)
  • 德沃金(Dworkin) 的《刺蝟的正義》(Justice for Hedgehogs)
  • 高斯(Gaus) 的《公共理性的秩序》(The Order of Public Reason)
  • 柯恩(Cohen) 的《拯救公義與平等》(Rescuing Justice and Equality)
  • 沈恩(Sen) 的《正義的理念》(The Idea of Justice)

這五本書都有其定位:柯恩追求最純粹的理論,沈恩志在務實地消取不公義,羅爾斯指向「現實的烏托邦」,處於柯恩和沈恩二人之間;若用理論基礎衡量,德沃金的理論資源最豐富,高斯的多元論最薄弱,羅爾斯承認人有一點「重疊共識」,位於兩者中間。Baldwin說,這五點構成了最基本的當代政治哲學思潮。

大學書店正於(12/11-1/12)於舉辦王邦華專題書展,歡迎同學參觀選購。

羅爾斯:異中有同,合理多元

若要舉出羅爾斯最為人熟知的作品,要數在七十年代出版的《正義理論》(A Theory of Justice),但那只是他的思想起點,他在八、九十年代不斷修正和擴寫理論,最後在1993年寫成《政治自由主義》。Baldwin形容《正義理論》的寫作風格似是天生的藝術品,《政治自由主義》則是費心思雕刻和粹煉的畫作。

Baldwin指,羅爾斯最有創見的地方在於為憲政民主謀了一條出路。社會充滿分歧,羅爾斯不期望每人都接受同一種價值,但他卻點出一個「重疊共識」的範圍。無論公民有甚麼宗教、道德或人生信仰,都可以在政治領域裡形成共識。這樣不僅能維持政治穩定,亦讓為公權力建立合理的基礎。「最好的民主是尊重合理多元。」Baldwin認為,如果社會能在分歧中建立共識,就是有寬容的素養。

 

書名:Political Liberalism

作者:John Rawls

出版社: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德沃金:活得正義、活得美好

德沃金的《刺蝟的正義》,其書名來自哲學家柏林(Isaiah Berlin),柏林把知識份子分為兩種:「刺蝟型學者」專注於一個課題;「狐狸型學者」則研究很多不同的課題。雖然這本書以刺蝟命名,作者德沃金卻更接近狐狸,涉獵了哲學、法律和倫理學。

Baldwin提到德沃金其中一條原則:美好的人生,就是追求美好的客觀價值,例如自由、平等。只要活得正義(living just),就等於活得好(living good)。即使像內地民運人士一樣,長年孤身作戰或被迫流亡海外,在德沃金眼中,他們仍然活得很好,因為他們堅守美好的客觀價值。德沃金對Baldwin造成很大衝擊,他形容自己是刺蝟型學者,「每個學者都要從刺蝟開始,逐步建立自己的系統。」

 

書名:Justice For Hedgehogs

作者:Donald Dworkin

出版社:Belknap Press

 

 

高斯:在多元而緊密的世界生活

五位理論家之中,高斯是唯一支持小政府大市場的右翼。Baldwin說:「政治哲學界『左強右弱』,高斯改變了這個格局。」他的理論材料多元化,涵蓋生物學和經濟學。

此書的副題「在多元和關係緊密的世界的自由和道德理論」(A Theory of Freedom and Morality in a Diverse and Bounded World),突出了高斯的問題意識:人類在現代社會緊密地擠在一起,但每個人的情況都不一樣,這樣我們如何有秩序地生活?高斯的回答是,我們要為公權力建立大家都能接受的基礎。

Baldwin舉例說,如果羅爾斯成為總統,他會徵財產稅,把富人的收入分配給基層;但高斯就一定會反對,因為他認為富人值得擁有財富,而且公權力不應預設意識型態——對非左翼市民不公平的意識型態。高斯為右派提供了重要的理論基礎。

 

書名:The Order of Public Reason – A Theory of Freedom and Morality in a Diverse and Bounded World

作者:Gerald Gaus

出版社: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柯恩:無法達成正義,內心仍然嚮往

柯恩是著名的馬克思主義者,他花了不少心思批判別人的理論。Baldwin指:「他在七十年代批判其他馬克思主義者,八十年代批判右翼的諾齊克(Robert Nozick),九十年代就批判羅爾斯。」

柯恩能把政治哲學舞台上的理論家幾乎全都批評一遍,是因為他追求最純粹的烏托邦。Baldwin說,羅爾斯承認正義的人亦要選取合符現實的價值,例如效率、穩定等。柯恩卻認為,這種正義妥協太多。

Baldwin引用柯恩一句妙語:「假如最完美的雪糕是雲呢拿加草莓,就算雪糕廠不可能做出這個味道,不代表這不是最完美的口味。」正義亦一樣,假如正義理想難以達成,甚至無法達成,不代表它不值得我們追求。對於這個理想主義者的主張,Baldwin難免有些保留,「政治哲學始終有務實作用,如果我們只專注於概念上,難免會脫離社會。」

 

書名:Rescuing Justice and Equality

作者:G. A. Cohen

出版社: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沈恩:當務之急是消除不公義

假設三個小朋友在爭奪同一枝笛子,甲最懂得吹笛,乙沒有別的玩具,丙卻是製造笛子的人,你會把笛子分給誰?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沈恩這樣解讀:選甲的人是效益主義者,要求生產最多快樂;選乙代表平等主義,想把機會給最有需要的人;選丙代表自由至上主義,主張把勞動成果歸於生產者所有。

Baldwin指出, 比起揀選三種理論中的其中一個,沈恩更想說明每種正義觀都有其支持者,所以如果政府想達到共識再立法,只是浪費時間。相反,其實我們不用通過抽象的思想辯論,亦有能力消除不公義。沈恩認為,「正義」或多或少的都因應現實處境上而有差別—沈恩稱之為「比較性正義」—與其追求一個客觀普遍的正義概念,不如由低做起,逐步改善不公義。Baldwin讀博士時曾目睹沈恩和柯恩的論辯,一個說要以務實減少不公義,另一個卻追尋完全正義的理念,針鋒相對的討論相當精彩。

 

書名:The Idea of Justice

作者:Amartya Sen

出版社:Belknap Press

 

王邦華專訪影片: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