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台種植】「認識都市農業」的最後一課 農作物與知識雙雙收成

撰文:梁天心(文化研究四年級)、杜詠晞(酒店旅遊及房地產二年級)

 


「學農業就一定要落手落腳去種植,觀察食物的生長過程。」上一期《大通報》曾介紹通識農業課「認識都市農業」(【新通識課程專訪】從農業認識都市 中大的第一個農業課),講師劉海龍(阿龍)強調「食物教育」,他要求學生能對食物之生成有親身體驗,於是便在課堂加插一個「十勇士」計劃,安排十名學生親自打理一塊位於AIT(綜合教學大樓)天台的田地,播種、耕作、灌溉,這些工作在種植導師阿山指導下都由同學全權負責打理。三個月的辛勞終於有回報了,最後一堂課,阿龍帶全體學生收成AIT天台田的農作物。

 

三月辛勞終收成

十一月尾天還未開始冷,卻下著微微細雨。甫踏出AIT的天台,卻看到同學們鬧哄哄地摘菜。「哎呀,邊個摘斷條蘿蔔呀!」同學不是種植老手,當然會有些失誤,但在收成過程中的細心和妥善分工卻是有目共睹的。有人密密採摘,有人幫忙提點「未熟的唔好摘,小心唔好摘斷菜葉呀。」;有人負責洗菜,又有人把菜收集好準備烹煮。

芥菜、蘿蔔、小棠菜、芫茜、芥蘭頭⋯⋯收成放滿桌上。同學把部份芥菜和法邊豆洗淨,把蘿蔔刨皮、切好,最後放至鍋裏煮,待食物煮好,同學們就開始上「認識都市農業」的最後一節課。阿龍以一棵芥菜總結「食物教育」,我們出街吃飯只見切件的菜,會自己煮食就能看見「市場上完整」的菜,有去過農田才有機會看見根部、水土環境及種植者。希望同學們能在每一口食物重新反思城鄉空間到日常生活的每個細節。


今日同學有口福了!阿龍說,左邊的法邊豆平日大多只會在法國餐廳見到它的蹤影。


同學們邊上堂邊吃菜,有同學說很好吃,但略嫌太多薑味。

阿龍希望同學思考CSA(Community Supported Agriculture)這種社區協作的農業模式,它有別於跨國的出口銷售模式,農業若得到社區支持可以縮短産銷鏈,拉近生産者(農夫)與消費者的關係,二者互相學習和分擔市場風險。他以中大「山城農墟」為例,農墟裡買到的菜不一定最「靚仔」,但如果你在農墟買到花心蘿蔔的話,可以直接告知農夫,農夫不單會回去追查原因,也有機會換菜回報消費者。但如果從超市買菜就無法做到意見反饋的效果。阿龍又提到,有人或會認為農墟賣的菜較超級市場和街市的貴,然而,同學要留意到超級市場30元一斤的有機菜,扣除傳統生産鏈上的批發商、買手及物流等成本,只有少於10元的收入能入到農夫口袋中,這是生產者應有的回報嗎?

香港的城市建設與鄉郊發展應如何配合?在高消費、高浪費的資本主義下,會發生糧食危機嗎?如何重整發展模式才能增加城市的韌度呢?這些問題,阿龍都不打算向同學直接灌輸一個答案。


阿龍拿起一棵芥菜,問有多少人在上課前知道芥菜原來有根。

 

讓食物教育自己

落手耕種的十位同學之所以被稱為「十勇士」,阿農笑言是為了表揚其勇氣和辛勞。原來這個計劃沒有事先在課程大綱裡提及,同學聽到消息後都十分驚訝,大概沒有想過有這種機會。講課大多以抽象的理論角度理解農業,但親身耕種則更能拉近自己與農業的距離。「想知道自己食落肚嘅食物係點嚟嘅,所以就參加咗啦」,對每天食落肚的東西一無所知,聽起來可能有點荒謬,但又因而突顯了「十勇士」計劃之可貴。


十勇士Winnie(左)和Jenny(右)

天台田裡每一農作物都得來不易。單是種植的準備工序,翻土、鬆泥、除草等,已經用了不少汗水和時間,「一開頭第一次除草用左幾個鐘,第二日覺得腰酸背痛,都真係幾辛苦」,十勇士之一的Winnie如此說。對於生活在都市的同學來說,看見飛蟻就已經要尖叫,所以種植時遇到的昆蟲,如蜜蜂、甲蟲等,亦算是一大挑戰。談及種植過程的困難,Jenny毫不猶豫地指出分工的問題。「要淋水嘅日子無人淋又或者重覆淋多左,又或者知道係時間要除草但又唔知邊個做咁。好多步驟都要同大家夾時間,可能夾夾下就拖住咗,搞到遲咗收成就會令菜黃哂,唔好食。所以分工合作都好重要。」長期進行的日常打理工作要靠互相配合完成,假如不了解自己和各人的工作就會造成混亂。

耕種不能貪心。天台田的導師教導同學以「散播法」播種,即一種將種子隨意灑在田上,任由它們發芽的播種方法。起初同學看見很多種子都成功發芽,都覺得十分興奮。誰知導師提醒他們,幼苗與幼苗之間太密的話就會互搶營養,所以每棵苗一隻手指之內的距離不能有其他植物。他們被迫拔掉部分幼苗,雖然可惜,但卻有體會,「唔係所有農作物都種幾多可以要幾多」。

談及種植過程的小插曲,Winnie和Jenny不約而同地提到一個慘痛回憶—「芥蘭頭事件」。芥蘭頭這種蔬菜在平時比較少見,樣子亦有趣,他們都很期待收成時一嚐它的味道。他們當初種植了十個芥蘭頭,但最終只有一個成功收成。原因是什麼呢?是老鼠。Winnie估計,成熟的芥蘭頭很可能被老鼠在夜晚吃掉,牠們非常識食,專吃長得又大又快的芥蘭頭。「其實真係好心痛,嗰時咁辛苦睇住佢大,過左一兩個月就收得啦,跟住就一舖清袋。」但念頭一轉,又發覺這不失為一個很好的體驗,這是所有農夫面對轉變不定的耕作環境都會有的體驗,「好切身咁感受到種植係唔一定有收成嘅,有時種十個都只有一兩成收成,但都只可以接受囉。」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