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識沙龍講座紀錄】東歐難民危機:普世價值與本土意識的衝突

撰文:李玉媛(哲學三年級)

面前有一艘殘破的汽油船,船上沉甸甸的已裝滿人,這艘超載的船可能在大海中心翻側,船上的人就會跌落大海,漂流到彼岸的可能只是一具具屍體。若有這樣的一艘船,你願意登上嗎?

對我們來說,上船的風險太大,不值得考慮。但在敘利亞、利比亞等地方,卻有很多人不得不冒險上船,盼望這艘船能載他們離開戰亂之地,到對岸的歐洲過安穩生活。

然而,他們的到來卻成了歐洲人的「危機」。例如2015年,敘利亞的政治局勢更趨混亂,到達歐洲尋求庇護的難民因而突破百萬。突然驟升的難民數字對歐洲國家造成沉重經濟負擔,加上歐洲人對於外來文化的恐懼,使本來理所當然的人道救援成了一場「難民危機」,議題縈繞至今。

是次通識沙龍請來香港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副教授陳家洛,講述歐洲國家──尤其東歐國家,面對這場難民潮的始末。

面對難民潮 歐盟如何應對?

以前難民前往歐洲的路線主要是水路,穿過地中海後到達意大利、希臘或西班牙,近年則開始有難民透過陸路的路線前往匈牙利和塞爾維亞。受「都柏林規定」的約束,難民登上的第一個國家需要處理其難民申請。這些沿岸國家首當其衝地承受著最大的經濟負擔,而其他國家則出於都柏林規定視此為理所當然。因此,當2015年大批難民到歐洲尋求庇護時,加劇了這些沿岸國家的不滿,到達臨界點。

面對這樣的處境,起初歐洲國家並沒有坐以待斃。歐盟期望歐洲各國能夠合作以紓緩這些第一收容國的壓力,因此提出了難民配額制,數額則按該國的人口、經濟能力等因素決定,讓歐洲國家共同分擔處理難民申請及接收難民的責任。另外,歐盟亦與非歐盟國家如土耳其建立協議,以經濟援助等誘因鼓勵這些非歐盟國家接收更多難民。

歐盟雖然有對策,但並非所有成員國都樂意跟從。斯洛伐克雖然願意分擔難民申請,但只肯接收基督徒,而從敘利亞而來的基督徒其實寥寥可數;波蘭、捷克、匈牙利等東歐國家更否定配額制,不願意接收難民;匈牙利甚至起訴歐盟的決定違憲,干預成員國主權範圍內的事務,更通過法案懲罰協助難民的機構。成員國之間的期望落差使得歐洲國家無法共同面對眼前的危機。

戰後共識退潮 民粹主義升溫?

匈牙利總理稱難民為「穆斯林侵略者」、斯洛伐克只願意接收基督徒,顯示難民危機不僅是資源分配問題,更是文化差異與衝突的問題。因為這些東歐國家擔心伴隨著難民而來的多元文化環境會衝擊到當地的文化。

陳家洛認為,這些情緒是出於陌生感。他跟眾人分享自己於九十年代就讀波蘭大學時,曾在街上被打、被人吐口水;在匈牙利被呼喝說:「Back to Peking」;在愛沙尼亞被人用啤酒瓶襲擊,他認為以上種種行為是出於歐洲人對其他族群的陌生感和恐懼。他憂慮這些情緒會被民粹主義者所利用,藉著散播陰謀論及誇大難民人數,挑動對立情緒,最終導向「自我實現」的狀況 - 意思是當人們越來越抗拒難民,難民因得不到支援而不得不犯罪,從而把民粹主義者所虛構出來的負面形象變為現實。

歐洲在二戰後希望去除激進的思想,一直都提倡民主、自由、團結、公義、尊重、包容、多元、拒絕歧視等價值的共識。但在恐懼情緒的影響下,這些價值的地位均受到動搖。這個情形反映出歐盟所面臨的難民問題不單跟經濟有關,更是一場文化危機。

每一個人都有尋求公義的理由

陳家洛在演講裡中引用大量數據,是希望大家思考問題時有更多的落腳點,以至不會輕易被情緒帶動。若能更準確了解真實數字,不論我們最終採取哪一方的立場,相信討論都能夠更加對焦。

筆者以為,難民危機的「危機」只是指資源不足、文化差異等延伸的社會問題,卻不是那些漂洋過海、為求生存的難民本身。「每一個故事都重要,並非數據可以概括」,「每個人都有他的故事、尊嚴、尋求公義的理由」,筆者對陳家洛這兩句話印象深刻。的確,制定難民政策時,我們應該考慮資源是否足夠,亦應該正視外來文化對本地文化的影響,但這並不表示難民只一堆數據或是一個侵略者。當我們把他們看成活生生的人、與自己一樣渴望有尊嚴地生存下去時,相關的政策討論會來得更合理。


(此文章為回應本季通識沙龍「東歐難民危機」而作。)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