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時代革命無罪,勇武抗爭有理?從哲學的觀點看

撰文:鄭俊諺

 

近日的反送中運動中,示威者的汽油彈「火魔法」、針對地鐵和某些被視為黨國象徵的店鋪的「裝修」懲罰漸見尋常。有時候,市民與市民之間也有「私了」。不同陣營對這些手段的看法當然差天共地,但即使是廣義的黃絲陣營,勇武派及和理非對這些抗爭方式,尤其是對當中動用的武力,都有不同的意見。究竟針對社會運動中的抗爭手段,能否從道德及哲學角度思考?帶著這個問題,筆者邀請了哲學普及團體「好青年荼毒室」成員、大通基礎課程兼任講師關灝泉當一回「冷氣軍師」,談談抗爭手段背後的哲學觀點。

「好青年荼毒室」成員、大通基礎課程兼任講師關灝泉

 

踏進十月,反送中運動持續一百多日,此刻的我們正立於何處,又該到何方去?思考這個問題,可以從示威者的訴求出發。「五大訴求,缺一不可」是現在主要的口號之一,而五大訴求中,尤以「立刻實行雙普選」最受重視。「為什麼雙普選是最重要的?因為我們相信民主的社會才可以有效限制警權。既然警察由政府指揮,那麼在民主制度中,政府有選舉的壓力,自然不敢濫用警權。」關灝泉道。

正如哲學家盧梭在《社會契約論》中篇首就寫道:「Man are born free, and everywhere he is in chains(人生而自由,卻無處不在枷鎖之中)」在國家出現之前,人是絕對自由的。人選擇接受國家管治,不只是要放棄部分自由換取安全,而是要通過整合不同個體的力量,構成一個以「公意(general will)」為法律基礎的政治共同體。因此,管治者只有得到人民的授權才擁有權力,當其管治不再以人民意志為依歸,人民自可收回權力,重新立約。百多日來,警方處理示威行動的手法飽受批評,更顯露出其制度性崩壞的緣由——缺乏有效的監察機制。在現時缺乏代表性、認受性的政治制度下,對香港境內唯一合法的武力使用者加以監察必然困難重重,因此出路只有追求整體政制的革新,從根本解決問題。

 

道德證成之必要

然而,雨傘運動及反送中運動的時空、緣由各異,呈現的景象自然大相徑庭。五年前,「公民抗命」是主流。五年後,人們談的是「勇武抗爭」、「以武抗暴」。行動升級背後,除了代表人民無法在現有的制度下令政府重視其聲音,只能選擇走上街頭,更代表抗爭者有需要為行動提供一種新的道德證成(moral justification)。所謂道德證成,就是為行動提供一個道德理由,不是為了辯解,而是為了彰顯行動的道德正當性。

「我們有需要講理由,不只是用來說服別人,也需要藉此說服自己。如果過不了自己的那一關,我們難以作出行動。相反,如果你有一個道理,你會顯得理直氣壯。」關灝泉認為,人不能夠脫離道理而行動。「事實上,認同『不需要講道理』本身也是一種道理。如果你認為不需要講道理,因為弱肉強食,力量壓倒一切,那麼你已經給了一個理由。」云云道理中,道德證成是最嚴謹的一種。一方面,它訴諸道德,也就是我們認為人所共有的價值,例如自由、平等、尊嚴。另一方面,它訴諸理性,如果人有理性思考、批判的能力,那麼他就不能含混其詞、顧左右而言他地迴避道德證成的論述:你必須直面道德的拷問。明白道德證成之必要。

那麼下一個問題是,現時的抗爭手段有何道德基礎?

 

勇武抗爭是義務?哲學家如是說

「勇武抗爭」是示威者之間的主流共識,但在什麼情況下,使用武力才是合理而且合乎道德的?針對這個問題,不同哲學家各有其觀點。關灝泉每星期在香港電台主持節目「五夜講場—哲學有偈傾」,早前就討論過哲學家Candice Delmas對武力抗爭的看法[1]。在其著作《A Duty to Resist: When Disobedience Should Be Uncivil》中,他提出在四種義務之下,武力抗爭是成立的,其中一種可以稱為「公義責任」[2]

「有時候,一些犯法的、拒絕負上法律責任的行為反而更能體現公義。想想我們為什麼要守法?因為我們相信一套完善的法律制度可以保障人的自由。但如果法律無力保障自由(甚至壓逼人的自由),而我們卻反要求人守法,其實等同助紂為虐。」

換言之,既然人有道德責任遵守正義社會的法律,那麼相反,如果不公義的制度正嚴重侵犯人的基本權利,那麼公民就有義務反抗不公義的制度。此論證,正可解釋「當暴政成為現實,革命就是義務」背後的邏輯。

Candice Delmas, A Duty to Resist: When Disobedience Should Be Uncivil

 

投訴無路 反抗有理

即使以武力推翻不公義的制度是道德的,但問題並非到此結束。「武力抗爭有很多種,像一個光譜一樣。」在武力的正當性之上,不同武力的方式和程度各自都需要道德證成。破壞政府建築物是一回事,與防暴警察正面對抗是另一回事。針對死物的「裝修」在道德上的爭議上不及以武力對抗警察,讓我們集中探究後者。一方面,當執法機關的權力制衡失效,警察濫用武力卻無人監管時,以個人武力作出還擊似乎不違道德。另一方面,政府機關卻呼籲市民循既有機制提出投訴,如此陷入「根據警員委任證上的資料投訴該警員拒絕出示委任證」的悖論中。警方耐人尋味的邏輯,不禁引人思考:當行使公權力的人作出不義之舉時,公民就只有投訴的權利嗎?

談到這個問題,關灝泉想起另一位哲學家Jason Brennan及其著作《When All Else Fails: The Ethics of Resistance to State Injustice》。「作者在書中提出一個問題,為什麼一些人挾國家之名,就能傷害別人而不用負責?」Jason Brennan將這個觀點歸納為「特殊豁免論」,即政府授權人員在行使權力時,能夠免除傷害他人帶來的法律責任。此論述,今日聽來定不陌生,而這正是作者反對的。

Brennan繼而提出,當國家機器危害公民的性命安全時,人有合理的自衛權進行反擊。因為任何政治授權的權力都無法凌駕公民的人身安全,因此傷害他人的政府人員和傷害他人的平民需附上同等法律責任,他稱之為「道德平等原則」。

儘管面對不公義的制度和其依附者的壓迫時,行使自衛權有其道德基礎,但不同的具體情況還需更多哲學思考以至道德證成,不能一概而論,例如自衛的概念和定義在哲學上依然有很大的討論空間。Jason Brennan亦在書中提醒讀者,在應用其提出的哲學觀點時必須非常小心,因為自衛權的行使有可能變成復仇或者私刑。說到底,「自衛和私刑式正義是兩件不同的事。(Self-defense and vigilante justice are two different things)」[3] 作者針對上述的觀點在書中給出了詳細的論證,本文無法在此逐一深入分析,讀者如有興趣,可以自行細讀。

 

Jason Brennan, When All Else Fails: The Ethics of Resistance to State Injustice

 

假設我們接受人有自衛、抵抗國家機器無理鎮壓的權利,我們進一步問:那麼近期出現、被示威者稱為「私了」、「裝修」、「施魔法」等手段又是否能被證成?對於這個問題,即使一些素來被視作較溫和、主張非暴力的學者,都不認為人們應該立即與示威者的暴力「割蓆」。香港大學法律系戴耀廷教授援引Delmas的觀點,指出「某種私了行為可以是合理的,背景是有嚴重的官方不當行為,政權使用武力攻擊它的人民或未能保護人民受到其他人的致命暴力攻擊……當體制存在固有的失效,令人民暴露於嚴重的危害,只要私了行為所用的武力是用於保護自己或其他人,那就可以是合理的。由私了所造成的傷害必須是對即時威脅合乎比例(必須及合適)的回應。」[4] 而香港大學政治與公共行政學系陳祖為教授及加拿大多倫多大學政治理論博士生郭志則嘗試引入義戰理論(just war theory),指出儘管一些「無底線」的暴力抗爭方式不屬「具原則的抗爭」(principled resistance),但如果暴力行為滿足了特定的條件,例如背後有著正當的目的、使用暴力是唯一或最後方法、使用的暴力合乎比例而不過火等,它們有可能被道德證成。[5] 上述的學者並未否定理性溝通的重要性,但他們循循提醒,一刀切地認同或否定示威者的所有行徑並不理想,我們應認真地根據相關的道德原則,就不同的行為作評價。

 

結語:貼地的哲學

上述的討論儘管主要屬學術討論,但筆者仍希望以知識介入社會議題,提供多一個審視這種運動的視角。本文先從盧梭的社會契約理論談起,指出政府的正當性源自人民的授權,而香港的選舉既不能充份代表香港人,在決策上亦不見得重視每一個人的基本人權及尊重人民的意志。在這個正當性危機下,本文思考勇武抗爭在道德上的合理性,並進一步探索自衛反抗執法人員、破壞特定設施及建築物、縱火等看似漸趨激進的抗爭手段。

本文通篇提及多個哲學概念和觀點,然而,一個行為在哲學上可被證成,不等於現實中可行。那麼,以上的哲學思考到底有何現實意義?這個問題不容易回答,但作為結語,筆者想引錄Jason Brennan書中一句:「哲學使我們的隱藏想法浮現,也解開了看不到的矛盾。(Philosophy brings our hidden ideas to the surface and exposes unseen contradictions. )」在哲學的檢驗下,我們得以發現世界的荒謬,並以理性與之對抗。眼前現實儘管黑暗,但思想將帶領我們尋找光明。

 

註腳

[1] https://www.rthk.hk/tv/dtt31/programme/philosophynight2019/episode/589413

[2] 關於此書論點的更多介紹,可以參考中大哲學系講師郭柏年的文章:https://corrupttheyouth.net/2019/08/13/%E4%B8%89%E6%9D%BE%E9%96%A3%EF%BC%9A%E6%AD%A6%E5%8A%9B%E6%8A%97%E7%88%AD%E4%B9%9F%E6%98%AF%E7%BE%A9%E5%8B%99%EF%BC%9F/

[3] Preface xi. 《When All Else Fails: The Ethics of Resistance to State Injustice.》

[4] 戴耀廷,〈反抗專制與政治潔癖〉,刊於2019年10月15日《蘋果日報》。URL=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daily/article/20191015/20787061?fbclid=IwAR22VGzSKjv8NbwAnX0QtsirOcpEkxKSPjm4r128oRvn45GPjeJZZqvoJOw

[5] 有關陳祖為教授的想法,見他於中大「思托邦」系列的演講,題為「天下無道 ── 我對當前局勢的政治哲學反思」。講座錄影的網上連結:https://www.youtube.com/watch?v=6kjdlDXScLI。而郭志的觀點則見其〈義戰、私了、裝修……「勇武的可與不可」〉,刊於2019年10月11日《端傳媒》。URL= 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91011-opinion-hk-movement-reflection/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