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動物的一種「謀殺」——香港的流浪動物政策及人道毀滅制度

撰文:陳鈺琪、粱嘉欣

 

動物有情,因此一直被視為「人類最好的朋友」。近年,動物權益成了世界共同關心的議題,我們作為人類,又有盡好「朋友」的責任,好好保護牠們嗎?

 

去年年初時一宗關於泰國小狗誤上貨船來港二十四小時內被人道毀滅的新聞[1],相信讀者們仍然記憶猶新:狗隻主人本已打算來港接小狗回家,怎料漁護處單憑狗隻來自狂犬病爆發地區就決定在二十四小時內將狗隻人道毀滅!主人跪坐在小狗冰冷的身體前,撫屍飲泣,場面令人悲傷不已,引起大眾對當局的處理手法的不滿。當我們追本溯源,不難發現問題出自香港漁護處僵化而落後的「人道毀滅」制度,令這種悲劇周而復始地持續下去。

 

香港動物人道毀滅現況與不足——捕捉、評估與處理

在 2018 年,漁護署人道處理的動物多達 6,366 隻。雖然被人道處理的貓狗數目微跌,但「其他」類別(包括哺乳類動物、爬行類動物、豬、牛、雀鳥等)激增至 5,007 隻,是 2017 年的 5.25 倍。

 

簡單而言,漁護處接收流浪動物的程序可概括成捕捉、評估與處理三部分。(見下圖)

 

 

  1. 捕捉
圖表來源:漁護署回覆毛孟靜信件

 

當接到相關的投訴,漁護署人員會到場捕捉動物,以套索和捕獸器為主。立法會議員毛孟靜曾譴責漁護署人員使用的捕獸器令動物受傷,並指出外國機構的做法只是用一條長繩索,而非捕獸器,避免令動物被捕捉時受到不必要的傷害。

 

  1. 評估

捕獲的流浪動物會先送往動物管理中心以接受獸醫的評估及觀察。如果牠們健康良好,並由獸醫評估為性情溫和且適合領養,會盡量安排送交至動物福利機構,由他們安排讓市民領養。而不適合領養或最終不獲領養的動物,則會被人道毀滅。漁護署文件列明評估方法及準則。

以流浪狗隻為例,獸醫會觸摸動物,觀察牠是否信任人,包括摸耳朵、提起狗腿及掀起狗隻的唇邊等。狗隻若然在期間不合作、抗拒、張露牙齒、低鳴叫吠,或有攻擊的意欲,均會被評為性情不溫馴,則不適合領養,需被人道毀滅。

然而,小動物面對陌生的環境,難免感到焦慮,為了保護自己,又怎能向陌生人表現出一副溫順的模樣呢?因此,由獸醫短時間的評估就決定動物的生死的僵化制度,一直為動保團體所垢病,亦是一直以來接收回來的貓狗被人道處理比率高企的原因之一。[2]

 

  1. 處理

漁護署一般使用注射麻醉藥為動物進行人道毀滅。注射部位由獸醫視乎情況而定,通常會先在肌肉(大腿或臀部)注射,再於心臟注射。[3]

 

面臨著流浪動物數量過剩的難題,香港在過去幾十年來一直採用「先捕後殺」的政策。[4] 先不說「先捕後殺」需要長期花費大量資金和人力資源,現行措施通常只是因應市民投訴才作出回應行動,成效不大。故此,這種方式不能大幅降低流浪動物的數量,更無助於提高普遍市民對動物權益的意識和關注。

 

其他國家處理流浪動物的方法

外國與香港的做法相近嗎?簡單來說,全球對流浪動物的處理可以被歸納為三種模式。

 

第一類的典型代表為俄羅斯和中國。這些國家對流浪動物的法規寬鬆,丟棄寵物或捕殺動物都是「沒人管」的,導致當地的許多城市處於流浪動物異常泛濫的狀態。為了應付這個現象,俄羅斯設有世界最大的民間流浪狗捕殺團體,相關人員會使用合法氣槍或異煙肼片誘餌進行捕殺。

 

第二類以美國和日本為典型。這些國家有較完善的動物保護機制,並設立大量健全的流浪動物收容所,向社會公眾開放領養。一般來說,流浪貓狗會有一至兩周的招領時間。義工會對動物們進行餵養、防疫、清潔、招領等工作。在招領時間內不獲領養的流浪動物們,收容所會進行人道的安樂死。[5]

 

第三類是最為動物愛好者青睞,亦是耗資最高的模式,其典型國家是德國。當地政府嚴控繁育,提倡「領養」代替「購買」。當地購買寵物的費用昂貴,而從動物收容中心領養寵物的費用就相對便宜。如市民有意領養,則需要通過不同方面的考核,包括:申報領養動機、過往照顧寵物經驗、家居環境和經濟狀況等,同時也需簽署接受日後按時追蹤及抽查寵物生活狀況的法律文件,以防動物被領養後,受到不合理對待。根據當地「零安樂死」動保條例,人道毀滅的處理手法只適用於患有無法治癒的嚴重疾病的動物身上。因此,沒人領養的動物,也能居住在收容所,直至終老。在德國,棄養動物一經定罪,最高罰款約 22.5 萬港元,嚴重虐待犬隻者需入獄兩年。[6]

網上圖片

 

 人道毀滅與動物權益

「德國模式」是對流浪動物比較友善,但成本最高的做法。這樣做值得嗎?對於安樂死,著名動物權利學者雷根(Tom Regan)以「權利觀點」(the rights view) 的角度出發作出批評,冀可用哲學的觀點為人道毀滅與動物權益的關係作分析。

Tom Regan, The Case for Animal Rights

雷根在《為動物權利辯護》(The Case for Animal Rights) 一書指出,所有的「生命主體」(the subject of life),包括人類和動物,都具有「固有價值」(inherent value)。這些「生命主體」又可以被分為「道德行動者」(moral agent) 與 「道德受容者」(moral patient):「道德行動者」是指一般成年人,「道德受動者」則指一歲以下的哺乳類動物和鳥類動物。雷根主張「生命主體」均具有「固有價值」,應該得到平等的尊重和對待。

 

雷根認為動物具有意識,他以狗隻在泥土中挖洞找骨頭的行為,推斷其有一定的知覺和意識,而且有信念和慾望,與人類的差別其實不是那麼大。於是,他提出動物的「尊重權利」(the right to respectful treatment) 及「不受傷害權利」(the right not to be harmed) 這兩項基本權利 (basic rights)。他提到「不受傷害的權利」是固有價值與尊重原則之本,但在有些情況下會被凌駕,例如:自衛。當我們遇上獅子攻擊,即時之間,我們不得不以武力去制服它。

 

雷根在《為動物權利辯護》中進一步論述動物的「自主」。尤其是哺乳類動物,他認為這些動物都有自己的喜好,並且會將日常的行動作為追求喜好的手段。不同動物有不同的喜好,甚至是慾望和生存目標。在其喜好上施行「自主」的能力,也就是動物演示本身個性的表現。所以,在這個理論的基礎上,雷根認為決定將動物「安樂死」時,出於「尊重原則」,人類應該要考慮為其「安樂死」是否符合牠們的喜好。雷根提出「安樂死」可分為兩種,分別是「尊重偏好的安樂死」(preference-respecting euthanasia) 和「家長主義的安樂死」(paternalistic euthanasia)。

如果動物患病或傷殘,因而承受極大的痛苦,我們相信「安樂死」是令其得以擺脫痛苦的最好方法,屬於前者。反之,「保護主義的安樂死」則指人類站於自身的角度出發來決定是否將動物「安樂死」。雷根以收容所作為例子,由於空間或資源不足,收容所會把一些身體狀況健康的但沒有得到領養的動物「安樂死」。這種情況與香港漁護署處理流浪動物的方法相似,動物經過署方評估,身體不健康或是性情不夠溫馴的動物就會被人道毀滅。署方的著眼點在於資源的運用和動物被領養的機會,顯然,這些都不是以動物自身的意願作為考慮的方向,屬於「保護主義的安樂死」。

 

中大同學對人道毀滅的看法與建議

在「人道毀滅」這個議題上,政府、動保團體,還有我們都有能力做得更多。筆者在校園訪問了兩位同學,了解同學對此的看法與建議。

(李同學,醫學院三年級)
(盧同學,文學院三年級)

 

李同學認為「人道毀滅」非「人道」之舉。生命本應無分貴賤,人類絕對沒有權利隨意剝奪動物生存的權利。當局面對資源不足的問題,不應將「人道毀滅」視為唯一的解決方法。盧同學也反對以「人道毀滅」的手段處理流浪動物,他雖然理解當局資源有限,但認為這只是短視的做法,台灣已實行「零撲殺政策」(補充:台灣政府在二零一七年實行全國公立動物收容所全面停止人道撲殺的政策,並著力推展飼主責任教育,落實擴大寵物登記(晶片植入)及犬隻族群控制源頭管理,以期維護動物的生存權力。),香港政府可以參考台灣的處理手法。社會上仍有不少的寵物店和繁殖場,可見港人對於寵物有一定的需求,而且有相當的經濟能力。政府應鼓勵市民領養,並多與一些動物領養團體合作,撥款支持他們的日常運作,另一方面向寵物店徵收額外的款項,希望令更多港人領養寵物。

 

結論 :莊子思想的啟示

人類自詡為「萬物之靈」,我們比其他動物擁有更大的智慧與力量。但從另一個角度看,我們只是較幸運的一群,沒有生物可以選擇自己成為什麼模樣。就讓我們莊子〈齊物論〉的一段說話為拙文「人道毀滅」制度的討論作結。

天下莫大於秋毫之末,而太山為小;莫壽於殤子,而彭祖為夭。天地與我並生,而萬物與我為一。既已為一矣,且得有言乎?既已謂之一矣,且得無言乎?一與言為二,二與一為三。自此以往,巧曆不能得,而況其凡乎!故自無適有,以至於三,而況自有適有乎!無適焉,因是已!

莊子主張清除萬物之間的差異與對立,人類眼中的「大小」、「壽夭」都只是一種相對的概念,其實「以道觀之,物無貴賤」(〈秋水〉)。萬物有自身的命與性,應當順其自然,隨其本性而行。若把莊子思想放諸現今社會,我們應當思考:萬物本是一個整體,人類自以為「貴」,以「人道毀滅」的手段限制其他動物的生存權利,又是否合「道」之舉?

 

註解

[1] 可見於〈人道毀滅泰國狗 漁護署:非法進口不適用觀察4天安排〉,《明報》,2019年3月14日,下載自https://news.mingpao.com/ins/港聞

/article/20190314/s00001/1552574825256/人道毀滅泰國狗-漁護署-非法進口不適用觀察4天安排

[2] 〈【人道毀滅】流浪動物不夠溫馴便要死 前動物義工:「以前過半動物數小時就不見了」〉,《蘋果日報》,2019年9月8日,下載自https://hk.appledaily.com/lifestyle/20190907/DEBX5ZHA4I2N7TI35OFWI4UCCA/

[3] 可見於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304/17/P201304170472.htm

[4] SPCA(愛護動物協會),〈香港現行的措施:「先捕後殺」〉,2019年,下載自 https://www.spca.org.hk/ch/animal-birth-control/tnr-trap-neuter-return/current-practice-catch-kill

[5] 吳昱賢,〈收容所經營之道,這些國家這麼做〉,DPG動物友善,2019年2月19日,下載自 https://animal-friendly.co/2019/02/19/收容所經營之道-這些國家這樣做/

[6] 沈敏怡,〈德國有完善動物政策,流浪動物數目少,人民動保意識高〉,《香港01》,2017年8月19日,下載自https://www.hk01.com/寵物/112909/德國有完善動物政策-流浪動物數目少-人民動保意識高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