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霧裏看到的彼岸:台灣大選訪問

撰稿、攝影:張沚鈴(《大通報》學生記者)

 

除了觀選外,還有香港人強調是次台灣選舉是一場守護生命之戰。

 

2020年台灣總統大選前夕,網絡上流行一句口號:「今日香港,明日台灣」,時刻提醒台灣人香港一國兩制失敗的處境。這句口號背後也反映出正經歷反送中運動的香港社會,與面對大陸滲透的台灣有著同一份憂慮,它們兩個仿佛是一個命運共同體。這份憂戚感也吸引了許多香港人到台灣觀摩總統大選。筆者趁台灣觀選期間,與一位當地人深入交談,嘗試從他眼中了解台灣的政治狀況,並想知道當地人如何看待香港的反送中運動。

受訪者R先生(化名)活躍參與政治,是「台灣農村陣線」成員。他關心台灣農業、鄉郊發展的議題,亦做過「台灣基進」等小黨派的志工。

 

進行訪問當天正好是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投票日前最後一次造勢大會,在訪問正式開始之前,筆者無心說了一句「今天見到很多人揮動國民黨旗」,R先生哈哈地笑開來「很好很好!聽到不是講國旗覺得很開心,有人會說是國旗,聽到就不大開心。」

 

所謂「國旗」即「青天白日滿地紅旗」,乃是中華民國的象徵,青、白、紅三色分別象徵自由、平等、博愛的精神,左上角是國民黨黨徽。隨著歷史脈絡發展,這面旗子引起台灣人身份認同的爭議。國民黨在內戰遷台後,以「戡亂」的名義牢牢掌控台灣,以黨國體制實行威權管治。但對於國民黨遷台前已生活在台灣的「本省人」而言,不論是國民黨的「青天白日旗」,還是中華民國的「青天白日滿地紅旗」,都象徵著一個外來而陌生的政權。它代表大一統觀念,抹殺台灣本土生活經驗,當時台語、客家語、原住民語言一律被禁。直至1987年蔣經國解除戒嚴令並逐步民主化「黨國一體」才慢慢成為歷史,台灣本土意識因而興起。即使是跟隨國民黨遷台的「外省人」,其後代亦逐漸建立起「台灣人」的身份認同。

 

儘管現時台灣有完整的政治體制,實行的依然是《中華民國憲法》,「青天白日滿地紅旗」每天在自由廣場冉冉升起,這一塊島嶼似乎未能與外來政權完全切割。每四年一次的台灣大選(全名為「中華民國中央公職人員選舉」),亦標示著台灣人對於身份認同的取向。

中華民國國旗,又稱「青天白日滿地紅旗」
中華民國國旗,又稱「青天白日滿地紅旗」
中國國民黨黨旗,又稱「青天白日旗」
中國國民黨黨旗,又稱「青天白日旗」

 

2020年台灣大選的三張選票

在2020年的中華民國中央公職人員選舉中,大部份選民都手握三票:(1) 決定總統、副總統誰屬的「總統票」、立法委員選舉中的 (2) 「區域立委票」及 (3) 「不分區立委」(即政黨票)。今次立法委員選舉共有113席,包括73席區域立委、6席原住民立委及34席不分區立委。區域立委以最高票數者直接當選,當中兩個選區為「平地原住民」和「山地原住民」,由擁有原住民身份的選民各選出3人。所謂「政黨票」即是採用比例代表制,得票5%以上的政黨按得票比例分配議席。

 

中央公職人員選舉戰情激烈,單是不分區立委選舉,就有19個政黨參選力爭一席。面對眾多選擇,R先生在自己的社交媒體公開表明支持政黨「台灣基進」。台灣基進標榜護台抗中的左翼路線,被視為新興台派的第三勢力,曾在高雄策動「罷免韓國瑜」的示威遊行而知名度大增。「民主選舉是投可以幫你實現夢想的人。」R先生自言現時最擔心的是中國大陸對台灣的侵略,相信今次投給基進,可以令立法院上有更大的防備力。

 

台灣的政黨政治發展並非一蹴可幾。從1949年起,台灣在國民黨的高壓統治下厲行長達38年的軍事戒嚴,同時開始「黨禁」時期,禁止民眾自行組成政黨,集會結社及遊行權利一律被禁止。直至八十年代末,國民黨解除戒嚴令,並在九十年代逐步邁向民主化。即使在戒嚴時期,仍然有不少人冒險爭取開放報禁、黨戒;而在解嚴後,民間的力量更為蓬勃,各種組織和創作如雨後春筍般出現。在解嚴前一年由「黨外人士」成立的民主進步黨更在2000年嬴得總統大選,正式實現政黨輪替。在藍綠的兩黨政治下,各個小黨派亦在千禧年代後紛紛成立。時至今日,有超過360個組織登記成為政黨,造成小黨林立的現象,而「台灣基進」就是近年崛起的小政黨之一。

 

R先生認為小黨派的湧現不代表執政黨表現不理想,因為以他自身為例,總統票還是毫無懸念地投給蔡英文,絕不會給國民黨,而小黨派容許選民有更多的選擇,不需要「委曲求全為大局把(立委)票投給民進黨」。他認為民進黨歷史比較悠久,擁有良好的行政經驗,有優勢成為第一大黨。然而,八十年代的黨外運動時期,亦即台灣尚未解嚴之時,民進黨的街頭抗爭、肢體衝撞給予上一代人激進、悲情的印象,所以台灣基進的出現令人感覺民進黨相對溫和,容易接受。因此,台灣基進和民進黨不全然是競然關係,「台灣基進希望站在比民進黨更靠親美(的一邊),然後把民進黨往中間推」,以爭取更多的選票。所以民進黨的蔡英文亦會在公開場合呼籲選民可以考慮政黨票投給台灣基進,換言之,其實兩個黨派處於一個合作磋商的關係。

 

除了台灣基進外,是次選擇還有其他小黨派,如時代力量、綠黨、台灣民眾黨等。各個小黨派主力不同議題,時代力量主打人權、勞工權益;綠黨主力環境議題,面對小黨派百家爭鳴的局面,R先生不敢下判斷這個現象是好是壞,因為擔心某些新興黨派受到境外勢力的資金支持,對立法委員進行滲透,所謂境外勢力在台灣的意思指中國大陸。「這個時候我會投給它(台灣基進),但是不代表說未來……我自己也無法確定,搞不好下一次政黨票我就投給民進黨,說不定。」他再一次強調民主選舉的投票反映當下最在意的事情。

大選前夕,「台灣基進」的支持者在拉票打氣

 

網絡與政治

台灣政治人物,不管在政治光譜哪一邊,都積極經營社交媒體,開設LINE官方賬號、在臉書開直播與民眾互動、與網紅合拍影片,試圖製造話題,吸引民眾。至於在民間,R先生感受到網絡上流傳越來越多假新聞,以及大量新增的網絡頻道,他認為背後與「五毛」脫不開關係。面對「境外勢力」,他選擇以網絡頻道嘗試作為一種對抗和溝通。適逢今年的台灣總統大選,他不忘在自己的網絡頻道拉票,呼籲選民投票。他的影片觀看年齡層介乎在30到45歲之間,講述楚漢、三國時期的歷史故事為主,而其中一個最想傳達的訊息是,「和平條約不可信」。他認為楚漢相爭的故事正好比照現時中國與台灣的關係,強者可隨時撕毀和約,對弱國攻其不備。台灣需要有足夠的國際支持,打破其他國家作壁上觀的局面,才能令中國不敢輕舉妄動。

 

他的頻道亦有提及香港反送中運動,提醒觀眾要思考抗議背後的原因,以佛教的因果概念說的話,暴力抗爭是「果」,但必須回頭思考「因」,如果當天民意有被重視,就不會弄成如此結果,暴力也就杜絕。談到反送中運動對台灣社會的啓示,R先生說來慚愧,認為受影響的人有限,對於使用社交媒體的人比較起到作用,即使是台灣年輕人,也有可能只使用Line。Line屬於一個封閉的媒體,新聞報導只會在朋友之間傳開來,因而容易造成假新聞、未經證實的謠言。他曾收到朋友的照片,大選前有各種在馬路旁的橫額,其中一塊寫著「如果同志可以結婚,那台灣人就不會有下一代,絕子絕孫」,他慨嘆台灣的教育改革做得晚,上一代人受的是黨國教育,公民素質的培養自然也起步遲,假消息得以在台灣社會廣泛流傳。

 

他比較兩地的公民素質,認為香港做得比台灣好,香港人在運動中展示了良好的公民素質,尤其是Fact check (事實查核),願意先確認再傳播該訊息,但可能在台灣,缺乏公民素質的培養下,商家為了賺錢也不在乎散播謠言。他覺得這也解釋了香港的事件未有擴散到每個台灣人上。他強調公民素質的高低不是以年齡去劃分,而是教育背景,影響了一個人看待事情的角度,而教育需要時間累積,他認為,教育改革才不到20年的台灣需要思考如何從其他國家的抗爭運動學習,培養下一代成為優秀的公民。

 

除了教育方面,對於台灣未來四年的想像,R先生列舉了四方面的盼望,他覺得蔡英文政府在文化上做得不錯,政府部門的宣傳手法、美感貼合大眾習慣;但在經濟、環保、勞工權益比較弱。至於中國方面,他無奈地笑,「比較難控制他們怎樣…做好防止滲透,應該就是最大的期待。」

 

蔡英文以817萬史上最高票數擊敗對手韓國瑜,民進黨在國會中亦取得大勝,大選開票當晚,筆者收到R先生的訊息,他非常感謝香港人的付出,「希望哪天香港(有)真普選……會有那天的。」

 

在台灣亦可見「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的旗幟。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