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合啦! 動物森友會>引發的一場純素主義風波 — 看物種主義的問題

 撰文:楊貝兒 

 

<集合啦! 動物森友會>的純素指南 by PETA[1]

PETA在Twitter上發的<動物森友會的純素指南>貼文(截圖自Twitter)

 

任天堂最新推出了switch社交遊戲<集合啦! 動物森友會>(下稱〈森友會〉)[2]。而在疫症影響下,世界各地的民眾被迫留在家中,過着足不出戶、百無聊賴的日子,無法與親戚朋友見面聚會,唯有在<森友會>中尋求慰藉,因此也令<森友會>成為各地社交網站的熱門話題。動保組織PETA亦在Twitter上發了篇帖文,內含<動物森友會的純素指南>(PETA’s Vegan Guide to ‘Animal Crossing: New Horizons’)。內文提到不少遊戲中捕捉動物的活動、純素時裝、「究竟我應不應該建狗屋? 」等等的問題,一如既往地,PETA的反對作任何剝削動物的行為如捕捉動物、穿皮革及羊毛造衣物、建鎖着狗狗的狗屋。這篇帖文引來數千個回應,大多數網民批評PETA借題發揮、小題大做,認為這只不過是電子遊戲,而PETA則回應<森友會>應在遊戲中傳達「每個動物都是與我們共存於這世界的個體,而非拿來給我們剝削的東西」的訊息。[3]

我雖沒有在遊戲時遵守PETA的純素指南,但在生活中卻是貫徹平等對待動物的純素理念的。

 

純素生活與理念

純素主義是崇尚眾生平等的生活模式,純素者不會進食或使用任何有動物成份的產品,因為他們反對現今產業剝削和利用動物。

純素飲食除了不吃肉類,還包括蛋、奶、蜂蜜。許多人並不明白純素者連不吃「動物副產品」的原因,並指吃這些東西不會殺生[4],但事實上為了生產蛋,許多剛出生的雄性小雞(因無法產蛋)會被扔進膠袋裏焗死、或活生生扔進碎肉機絞碎。[5]而製奶業則不斷剝削乳牛,使牠們經歷強制授精、母子分離,幼牛被逼食低鐵糧和困在狹窄的欄內,以確保數月後產出鮮嫩的肉;母牛則被喂藥以提高產量至四倍,被機器擠奶導致有乳腺炎,並在五歲之齡(正常平均年齡為二十)遭宰割並製為罐頭湯或寵物糧。[6]至於服飾裝扮,他們不會使用皮帶、羊毛衣、絲質衣物、羽絨衣、皮鞋等衣飾,甚至不會使用驢皮膠水製的鞋,以及經動物測試或含動物成份的化妝品、護膚品。娛樂方面,純素者反對馬戲團及動物園囚禁及虐待野生動物的做法,其餘例子還包括牛仔秀、賽馬賽狗等。

 

正等待被絞碎的小雞(圖片取自於網絡)
一隻患有乳腺炎的母牛(圖片取自於網絡)

 

純素者的兩大常用詞為「有情生命」(sentient beings)和「物種主義」(speciesism)。

「有情生命」意指所有能有意識地感受正面或負面經驗(如能感知痛楚)的生命。這些經驗讓牠們具有其「利益」(interest)。這大概包括所有脊椎生物如哺乳類、鳥類,而至於爬蟲類、魚類是否為有情生物則尚有爭議。植物則不是有情生命,因為植物只能向刺激物作出反應,而未能感受到刺激物帶來的痛楚。

而「物種主義」則是一種對待不同生物時所表現的態度。按PETA的定義,物種主義者在倫理考量時,會將一物種看得比另一物種更重要,而且認為這種差別考慮是有其合理性的[7]。進一步說,物種主義不僅僅是像效益主義動物倫理學家Peter Singer所說的,是「一種對自己物種有利的但對其他物種不利的偏見或偏好」[8]。因為物種主義者不僅是把人類自身利益看得比其他物種重,更會把某些物種(例如貓、狗)看得比其他物種(例如豬、牛)重。舉例說,當貓、狗、豬、牛同樣有著感知痛覺的能力,但人類卻反對宰殺貓、狗(例如反對貴林狗肉節)又同時慣每天以豬、牛為食,這種視同伴動物比食用動物更重要的態度,也是物種主義的表現。

其實Peter Singer 在Animal Liberation 中第六章 Speciesism Today也曾提到人類對待動物的態度並不統一,往往是帶著矛盾的。人類小心翼翼地將對待同伴動物及食用動物的態度分開,令兩者分別且同時存在着。(Singer, 1975) 這種矛盾態度正顯示出不少人是以物種主義的角度來看待動物。相反,純素者的生活態度則認為人們應同樣重視不同動物所受的苦楚。無論是貓狗,或是豬牛,我們面對牠們被虐待和宰殺的態度都是一樣的。

動物權益者拿著寫著「結束物種主義」的橫額在街上示威
(圖片取自於網絡)

 

<動物森友會>反映的物種主義、TOM REGAN 對物種主義的批評和他的動物權利說

讀者只要觀察以下圖片,便會發現<森友會>中,玩家與動物朋友及其他動物的關係其實是細思極恐而又匪夷所思的。這裏主要有兩個觀察,一個是動物朋友食用/使用同類動物,一個是所有動物朋友都會食用魚蝦蜆類動物。前者的例子包括,牛豬雞動物朋友會烤牛豬雞肉吃;雞朋友Goose要求你幫他取得烤火雞。後者的例子則有松鼠朋友Filbert烤魚吃,水獺朋友C.J.向玩家買魚。

雞朋友Goose邀請玩家一起燒烤
(圖片取自於The Verge)
雞朋友Goose要求你幫他取得烤火雞(圖片取自於The Verge)
松鼠朋友Filbert烤魚吃
(圖片取自於GameSkinny)
水獺朋友C.J.向玩家買魚
(圖片取自於POLYGON)

 

兩張雞朋友Goose的圖片顯示種同類相食的怪異,這其實誇張地顯示了人類對動物的矛盾態度,遊戲開發者把同重類的動物設計作動物朋友及食物,如把雞設計作動物朋友Rooster,將另一些雞則設計作烤火雞,有如我們把同為有情生物的貓、狗當作朋友,但把豬、牛當作食物。而松鼠朋友Filbert和水獺朋友C.J. 的兩張圖片清楚顯示遊戲中的所有魚類動物身處被剝削的最底層。但魚類身為脊椎動物亦是與其他動物朋友一樣會感覺到痛楚,而這痛楚來自於被釣及被宰殺,生物學教授Victoria Braithwaite亦曾在她的著作Do Fish Feel Pain? [9]中提出魚類能感知痛覺。

這裏需要強調的是,這些動物階級不應由人類的喜好來定義,亦不應以動物的辯論能力、語言能力來衡量。牠們的倫理地位,是應由該動物能否感受到傷害(或快樂)的能力,以及其程度與複雜性的多少來衡量的。即或該動物的能力低下,這也不會影響其感受痛苦的能力。在此標準下,既然所有脊椎動物都是能感受到痛楚的,牠們應該是平等的。(雖然Tom Regan同意魚類有痛覺,但他保守地選擇爭議性較少的哺乳類和魚類來討論。)

一幅圖說明物種主義
(圖片取自於網絡)

 

認識到動物的道德地位逼使我們需重新審視人類的生活方式,我們需要作出改變。純素者認為我們要放棄所有涉及利用並傷害動物的製成品。Regan認為我們都是有個別經驗福祉(experiential welfare)的生命主體(subject-of-a-life)[10],我們每個人都有固有價值(inherent value),對其他的生命主體有尊重的責任(duty of respect)(是一種直接責任),即是不要當牠們只是物件,不要當牠們是用來達到目的的手段(這會導致惡偏好),不要當牠們只有工具價值(instrumental value)。(pp. 80-82) Regan亦明確指出,若我們認為只有人類才是生命主題,那便犯了物種主義的偏見。無論是人類還是其他動物,所有符合生命主體的生命都是平等的,生命主體之間的地位沒有高低之分。(pp. 94)

實際來說,Tom Regan 主張摒棄一切利用生命主體的做法,他主張完全除去動物農產業、全面停止科研中的動物實驗,而非改善被剝削動物的環境 – 例如把雞困在大點的乾淨點的籠裏飼養或在實驗前給天竺鼠注射多點的麻醉藥。因為最根本性的問題並不在於如何利用生命主體,而是對生命主體的利用本身在態度上就出了問題。(pp. 97)

被The Vegan Society 稱為
“a stalwart vegan and activist”的Tom Regan
(圖片取自於The Vegan Society)
Tom Regan
(圖片取自於Amazon.com)

 

作為一個純素者的<森友會>玩後感 

最後,筆者在這稍稍分享作為曾經玩過<森友會>(pocket camp)的純素者的感受吧。我很喜歡到Lost Lure Creek釣魚的,因為總不知道湖底那個影究竟是罕見的巨形鱒魚、還是普通鱘魚(這是遊戲給不同魚類的價值,我不認為這些生命的價值有高低之分的),所以有在玩彩券或老虎機的刺激感,而我當時認為這僅是一個電子遊戲,並沒有真的在剝削動物所以不必那麽緊張。但當玩家是小孩子時,或許更易受到遊戲當中「動物屬資源和工具」的價值觀影響,因此,PETA亦非完全無的放矢。但對於略懂物種主義之惡及能分辨遊戲與現實的各位而言,影響相對較低,所以想釣電子魚就釣吧,想捉電子蝴蝶就去捉吧!願所有讀者都能靠玩<森友會>安渡這居家抗疫的日子。

 

參考資料

李凱恩. (2014年4月). Regan 與動物權. 2014年4月11日, 取自https://in.ncu.edu.tw/~phi/NRAE/newsletter/no56/01.pdf

Francione, G. L. (2009, July 31). https://www.abolitionistapproach.com/blog/. Retrieved April 11, 2020, from https://www.abolitionistapproach.com/in-defense-of-mark-bittman

Hudson, L. (2018, February 7). Animal Crossing is a dystopian hellscape. Retrieved from https://www.theverge.com/2018/2/7/16971976/animal-crossing-pocket-camp-dystopian-hellscape

Regan, T. (2003). Animal Rights, Human Wrongs. Oxford, UK: Rowman & Littlefield Publishers, Inc.

Singer, P. (2015). Animal liberation. London: The Bodley Head.

 

腳注

[1] People for the Ethical Treatment of Animals

[2] 很多歐洲國家民眾玩的<森友會>版本為手機遊戲程式<Animal Crossing:Pocket Camp>(這亦是筆者玩的版本)

[3] The premise of Animal Crossing: New Horizons should send the important message that other animals are individuals with whom we share the world—not objects for us to exploit. We are all animals—and we all deserve respect.

[4] 不殺生是佛家人吃齋的概念,但若他們與時並進地考慮現時大規模生產的製奶製蛋業,以及下文所提到的情況,或許他們亦會考慮轉為植物性飲食。

[5] Male chicks are worthless to the egg industry, so every year, millions of them are suffocated or thrown into high-speed grinders, called “macerators,” while they are still alive.https://www.peta.org/issues/animals-used-for-food/factory-farming/chickens/egg-industry/

[6] https://www.peta.org/issues/animals-used-for-food/factory-farming/cows/dairy-industry/

[7] “the practice of treating members of one species as morally more important than members of other species ; also the belief that this practice is justified.” (Encyclopedia Britannica)

[8]In his groundbreaking book Animal Liberation, philosopher Peter Singer defines speciesism as “a prejudice or attitude of bias in favor of the interests of members of one’s own species and against those of members of other species.” But it’s also speciesist to treat one animal’s life as more valuable than another’s. One particularly disturbing example of this is when animal shelters hold fundraisers to help dogs and cats by serving up the flesh of cows, pigs, or chickens. That makes about as much sense as running over a class of kindergarteners on your way to volunteering at a senior center. (PETA)

[9]關於Victoria Braithwaite 的研究可参見這篇英國衛報的報導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news/food/wp/2018/05/24/scientists-say-fish-feel-pain-it-could-lead-to-major-changes-in-the-fishing-industry/

[10] 根據 Regan的說法,若要成為一個生命主體,則個體必須滿足以下條件:他們要有信念與欲望;有知覺、記憶、未來感;並擁有一種伴隨著快樂與痛苦的情感生活;要有主觀面的偏好利益與客觀面的福利利益;且具有追求欲望與目標的能力;在時間流中可展現出身心的同一性;並得以擁有個人的福祉(welfare)。

“Individuals are subjects-of-a life if they have beliefs and desires; perception, memory, and a sense of the future, including their own future; an emotional life together with feelings of pleasure and pain; preference and welfare interests; the ability to initiate action in pursuit of their desires and goals; a psychological identity over time; and an individual welfare in the sense that their experiential life fares well or ill for them, logically independently of their utility for others and logically independently of their being the object of any else’s interests.” See Ibid. (李,2014)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