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書推介:Brave New World (美麗新世界)

撰文:關灝泉

 

Aldous Huxley, Brave New World, (1932). (來源:Wikipedia)

 

美好人生與理想社會

人總是離不開群體。若要過美好生活,除了要自身努力,亦需要群體的配合。人生的意義和道德價值總是在群體生活中與他人互動而體現出來。而互動和生活的方式就會牽涉到社會的設置,所以你會發現,美好人生跟理想社會兩者離以分割。

這使得我們會問,過一個美好人生,要在怎樣的理想社會呢?赫胥黎(Huxley)的《美麗新世界》(Brave New World)正可以作為我們對於理想世界的思想實驗,審視我們到底需要甚麼。

 

美麗新世界作為思想實驗

思想實驗的其中一個功用,就是運用想像力設計出具體的情境,讓你設身處地想像假如你是局中人,你會做出怎樣的選擇又或者有怎樣的反應,從而測試你的道德直覺,又或者令你檢視對世界集以為常的信念。

美麗新世界這虛構的社會,在各方面都跟我們所身處的世界大大不同。在那兒沒有人再由母親生育,由家庭養大,人人都是試管嬰兒,集中繁殖並且培養。所有人在出生之前就已經被設定好將來會成為甚麼階層的人,有相應的智力和能力,還會由小訓練他們適應該階層的生活。他們更被教導「人人都是人人的」,每一個人都應該習慣於跟其他人有親密接觸,為他人奉獻,這才是適當的社交方式。自小兒童就會玩性愛遊戲,到他們長大就會隨意跟他人發展親密關係,一個接一個。如果發洩慾望還不能令他們滿足,他們還可以食一種叫「索麻」的藥物,服用之後會欲仙欲死,忘記所有煩惱,所謂「一克索麻,好過一聲咒罵」,他們日常就是放下咒罵,每日吸食索麻。

在我們看來,這個荒唐的世界毫不美麗,但它正好點出我們一些平日隱而不見,又值得反省的問題,令我們重新檢驗既有的價值觀和對世界的理解。

 

快樂至上

在這個社會,每一個人都生活得很快樂。他們各安其位,喜歡自己的工作,平日又可以隨意追求慾望滿足,還可以服用索麻來忘記煩惱。這個想像中的社會或許就是人類史上最快樂的社會。

我們日常總有一種想法,就是認為快樂是最重要的。現在美麗新世界的人們都很快樂了,但過一種如斯毫無節制的生活,真是我們想要的嗎?我們或多或少都會覺得不妥當:這種生活雖然快樂,但卻非常頹唐。在快樂與頹唐之間,我們會怎樣選擇?

 

自由

美麗新世界的人們可以按喜好跟別人性交,而不會受到社會指責,人人又可以任意服用藥物追求歡樂。但這就是自由嗎?這個貌似自由無比的社會卻又似是充滿操控,人人都是被設定成這樣的。那自由到底是無拘無束,抑或自由是有權選擇追求或不追求某種生活?怎樣才是真正的自由呢?

 

文明與野蠻

紮腳是落後的,吃人是野蠻的。這是我們的想法,但文明與野蠻有明確界線嗎?故事中的「野蠻人」約翰熟讀莎士比亞名著,信奉激情、高貴等價值,在我們看來,是文明而且又有教養的君子,可是他在美麗新世界卻是落後的象徵,由母體所生、追求家庭生活,不接受人人都是人人的。他在所有人眼中,就是奇怪的異種。到底怎樣才是文明,怎樣才是野蠻?如果沒有絕對的定義,又是否意味文化無高低可言?

 

美麗新世界

《美麗新世界》的名字其實出自莎士比亞的《暴風雨》。劇中女主角出生於遠離文明的島嶼,她第一次看見外來人穿著美麗衣服,就興奮的說:「人類有多麼美!啊!美麗的新世界,有這樣的人在裡頭!」可是這句話其實帶有諷刺意味。劇中女主角只見外來者外表光鮮,卻不知其內心醜惡,並非真正美麗。就一如美麗新世界本身表面自由美麗,卻隱含醜態。而怎樣才是美麗,怎樣才是醜陋,這正是要讀者思考的地方。

莎士比亞的《暴風雨》。(來源:Wikipedia)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