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休憩綠化空間:中大草地

撰文:吳騫桐(《大通報》學生記者)

 

疫情之下,困留於數百呎的狹小單位長達數月,郊野公園與山徑突然成為市民蜂擁而至的假日去處。這種對新鮮空氣、花樹山野的迫切渴求,或正是我們重新檢視城市綠色空間規劃的良機。回視中大,校園依山而建,且以佔地廣闊的草地聞名,但其實際使用情況如何?藉着假日與平日的街訪,本報嘗試探視中大校園草地的使用情況,並淺析校園休憩綠化空間的規劃問題。

 

陳小姐:週末陪小朋友到草地玩

「有時,我週末會陪小朋友到草地,因為他們喜歡在這裏玩。」在新亞「孔草」,陳小姐一邊拿着從地上拾來的樹枝陪小孩比劃,一邊抬頭道。

中大各書院遍佈一片片草地。比如,山腳處的崇基學院擁有未圓湖旁草地,而山頂上的聯合書院與新亞書院,則分別擁有俗稱「UC草、湯草」與「孔草」的草地。星期日下午,不乏擺着姿勢拍照的中年團;穿梭於新亞與聯合之間,充斥着放狗的夫妻,野餐的情侶,踩單車、捉迷藏、吹泡泡的父母和小孩子⋯⋯草地上遊玩的大多不是中大學生,甚至不是這裏的居民。他們假日駕車來到中大,為的是一享接觸大自然的機會。就職於中大的陳小姐,正是其中一員。

「我不是住在這裏,但我在中大工作。我偶爾會和朋友、小朋友來草地,通常都是野餐、踢波,或者帶帳蓬來一齊日營。」陳小姐說。

既然是特意前來,為何會選擇新亞草地,而非較近出入口的崇基草地?陳小姐想了想,答:「崇基那邊比較多遊人,有點嘈,這裏比較安靜。而且,這裏感覺相對kids-friendly,我不知道怎樣解釋,但就是氣氛很好,或許平地是其中一個原因,小朋友可以自由跑⋯⋯你看,周圍都是小孩。」在我們背後,數個大人與小孩子正在玩「猴子搶球」遊戲,不時傳來陣陣笑鬧、觀呼聲。

與朋友鋪了一小方地蓆看書,望着三、四歲的小孩子踢足球,陳小姐強調,清幽環境是考慮使用草地的首要因素,「我覺得草地靜靜的,讓小朋友假日能來這裏玩已經很足夠。其實不用刻意舉辦甚麼活動,那樣反而太嘈吵了。」

 

李同學:平日坐草地的學生不多

迴異於假日的熱鬧景象,中大草地平日異常寧靜,只有雀群駐足,彷彿與世隔絕的另一空間。對行經匆匆的大學生來說,草地只是上課或回宿舍的路途景觀。

「我真的好少在草地上做些甚麼,通常都是『踮行踮過』。」在中大讀書並已住宿四年的李同學這樣說。

「最多是假日見到有一家大細來野餐、踩單車。除了拍畢業相、莊相之外,平日坐草地的學生真的不多。」李同學解釋,「我猜,背後原因是香港人實在太匆忙了。我就是其中一個例子,上課、吃飯、見朋友⋯⋯出門很有目的性,基本上不會無緣無故閒散步,或很『chill』地坐到草地上看書。」

在今學期,李同學因旁聽周保松老師的課程,得到踏上中大草皮的機會。「這是傳統,聽說以往周生教政治哲學這門課,都會帶學生到草地上課。那天,天氣不錯,於是周生問:誰想到草地上課?當時大部份同學都有舉手,我也是,想試試在草地上課的感覺。」

移師眾志堂草地的課堂,李同學回想:感覺舒舒服服。「當日天氣很好,有些微風,剛坐到草地上有點『拮肉』,可是慢慢也就習慣了。整班人坐在草地上聽課感覺很特別,沒有PowerPoint,沒有白板;你置身於大自然,會非常專注於老師的講課與同學的發問。固然,坐在有冷氣、椅子的講堂裏很舒服,但坐在草地上課是另一種舒服。」

雖說如此,李同學對草地的使用可能性有所保留。「我覺得草地上堂,或舉辦草地音樂會挺好的⋯⋯但始終有天氣影響,又有蚊蟲,很難將太多活動搬到草地舉辦。」想起甚麼似,他笑着補充,「那次到草地上堂覺得渾身癢癢的,應該是被蚊咬,而我其實不太喜歡小昆蟲,哈哈。」

「草地旁已經有椅子,可能也會令人有少少不敢坐;經過『UC草』與『孔草』草地,看上去都有點禿,可能是保養得不夠好⋯⋯但我覺得,其實中大整個環境已經好好,只是香港人太忙了。」李同學如此總結對中大草地的觀感。

 

校園休憩綠化空間規劃

從街訪中不難發現,草地作為存放自然資源的開放空間,其讓公眾在上休養、遊戲、運動等,舒展身心,具重要價值。然而,為何中大草地假日熱鬧無比,平日卻人跡罕至?除了「香港人太忙了」的社會因素,背後會否連帶其他設計與規劃上的問題?

美國學者懷特(William H. Whyte)在“The Social Life of Small Urban Spaces ”一書中,歸納出數項評價公共空間的項目。按其標準,中大草地達到大部份的要求,但仍有可改善空間。例如,可坐性(sittable)極為重要,當中包括日光、美感、數量與面積等支項。針對美感一項,中大草地往往被刻意美化、裝飾,如聯合「UC草」在2016年安放的院慶雕塑,造型被嘲似山墳;同時,亦如李同學所言,中大部份草地出現保養不善的現象,如伍何曼原樓旁的「何草」草皮疏落,而聯合「UC草」亦不時裸露出大片光禿地皮。如此種種景觀因素或不礙遊人假日興致,卻會減低師生平日閒坐草地的意欲。

聯合院慶雕塑

崇基「何草」與聯合「UC草」部份禿地情況

 

此外,懷特亦提出陽光、風、樹、水乃公共空間內不可劃缺的自然元素。他指,陽光曬落皮膚的溫暖,風擦過身體的觸感,樹葉構成的清涼林蔭,與水流的聲音等等,都能讓人產生出安全與平靜的感覺。以水元素為例,懷特指其應為可接觸的(accessible)、可觸碰的(touchable)與飛濺的(splashable),不應強行以圍欄阻隔;審視中大,水景多為匆忙掠過而無法碰觸細看的景觀,也未能與草地群充份連結──聯合水塔瀑布正是一例,其置於停車場與行人路旁,少見途人停駐觀賞。

聯合水塔瀑布

 

除了設計,草地的使用規劃亦值得留意。回顧中大2008年的校園發展規劃,各書院與校方強調凝聚出教學、學習、生活、工作與休憩的共同社群,而發展商亦在計劃書中提出建構連結各員生的綠色空間,如2021年後的新教學大樓與新室內運動場將設庭院及綠化天台。然而,那些綠化天台上的草地,真的能開放公眾使用,或僅供遠距離地觀賞?以善衡書院為例,其平台現時雖設人造草地,但平日不可內進;更甚,同學平日借用平台範圍,也只限淺色階磚地而不包括草地。終究規劃藍圖下的草地會否徒為空殻景觀?此有待未來分曉。

 

發展商的規劃藍圖
(資料來源: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Campus Master Plan SYNOPSIS April 2009)

 

草地,理應為校園內師生學習、閒息的自然地方。若其只為假日熱門景點,未免可惜。總括來說,從規劃而言,各書院應妥善保養舊草皮,並積極規劃開放、對人友善的新草地,打造出能吸引師生平日停留的綠色空間;從使用而言,或是老師主動帶領到學生戶外上課,或是學生組織舉辦合宜的草地活動,以培養出師生平日使用草地的習慣。期望不久將來,中大人可與草地真正共存。

 

參考資料:

  1.     William H. Whyte. (1980). The Social Life of Small Urban Spaces. New York: Project for Public Spaces.
  2.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Campus Master Plan SYNOPSIS April 2009. http://www.cuhk.edu.hk/cmp/b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