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有博法,夾有夾規」 ——探討微博的言論審查機制

撰文:崔雨晴(《大通報》學生記者)

 

「微博」是一個由新浪網推出,提供微博客服務的內地社交媒體,被稱為中國版的Twitter。用戶可通過該平臺發佈動態,實現即時分享,傳播互動。然而根據網民定義,「微博」是一個刪帖封號十分迅速的「祥和」平臺;一個搞不清到底有沒有「言論自由」的地方;一個聚集大量水軍(指受雇發表一些雇主指定言論的用戶,可能是人,也可能是機器。具有數量衆多和機械服從的特點。)、陰陽人(指說話陰陽怪氣的人,看似語言得體,實際另有所指,例如發送「唔使客氣😀」,看似禮貌,實際表達厭惡情緒。)、腦殘粉(指癡迷於明星,無腦追求,甚至失去理智的人。常常會和看法不同的人産生衝突。)的網路空間(偶爾半夜還有人發黃片)。儘管有些誇張,網民無疑抓住了微博的本質。在今年元旦舉辦的CP27漫展上,微博的擬人形象「夾總」首次問世。不同於日本的萌系風格(萌え擬人化),「夾總」頭戴微博logo,身着黑衣,手持鋼夾與鐵鏈,中間四個大字「你號沒了」。這樣的形象來自於用戶對微博屏蔽或禁止發送正常內容行為的不滿,但究其根源,還是在於微博的言論審查制度日益緊縮,侵犯了用戶的言論自由。

(圖源www.aixifan.com/a/ac21279852 微博CEO王高飛的微博id為@來去之間,被網友稱為「來總」,由於微博嚴格的審查制度,很多正常內容被屏蔽或禁止發送,引發用戶不滿,於是稱「來總」為「夾總」,或「夾去陰間」)

 

我們知道,言論自由指公民可以按照個人的意願表達意見和想法,不受任何人或平臺的審查或限制。 而社交媒體的初衷是成為人們彼此之間分享意見、見解、觀點和經驗的平臺,讓更多人更容易發聲、能被看見。然而經過十來年的發展,微博於當下社會中所發揮的作用、承擔的責任似乎與成立初衷的分歧越來越大。在內地社交媒體,言論自由是否還有希望?抑或是徹底淪為了資本與政治左右輿論、控制審查民眾言論的工具?本文將以微博為例,講解言論審查所覆蓋的方面(性相關、政治敏感)、處理方式、與Twitter的對比以及採訪用戶體驗,引導讀者思考上述問題。

 

百花齊放的審查處理手段

在具體介紹審查內容之前,我們有必要瞭解常見的審查處理手段。它們按輕重程度可大致分為五層。

當圖片包含了敏感文字內容或圖像時,會被自動變為灰色,無法查看,這是審查處理的最輕手法。

(圖片被「和諧」,原圖為兩位男性親吻)

 

當微博系統識別某用戶為「垃圾用戶」或其言論包含「垃圾內容」,評論、點贊及轉發均會被系統隱藏,博主無法查看或恢復。而評論、點贊、轉發者仍能看到該內容,故無法發現自身被限制。

(博主未開啟過濾,轉發被隱藏,因「疑似」包含垃圾內容)

 

與之類似,用戶發佈的動態也會受到相似處理:當內容被懷疑包含垃圾時,程度較輕的將變為僅粉絲可見,遊客無法通過搜索關鍵詞查看;再嚴重些,其他用戶點進主頁才可查看;最嚴重則是變為僅個人可見,其他人無法查看。而且為了防止用戶察覺,系統不會提醒用戶動態的可見範圍改變。

以上的處理方式仍屬溫和範疇,當言論內容被懷疑不安全時,用戶甚至無法成功發送。「危險」言論包括已收錄系統的敏感詞匯、色情圖片、未授權鏈接(微博解釋未授權鏈接指釣魚詐騙網站等,但實際情況表明許多中國內地無法訪問的網站均被劃入此類)。

(用戶無法分享日本插畫網站pixiv鏈接)

 

微博審查處理的最終手段可總結為一個字:「封」。除了封禁賬號,還有封鎖IP地址、手機號等,防止用戶通過其他方式再次註冊。

 

(被封禁用戶創建#新浪微博賬號異常加封號受害者#話題,鼓勵受害者互助,分享申訴經驗)

 

夾縫中生存的色情內容

微博上的色情內容主要有三類:色情行業工作者(如AV演員、成人影片及漫畫銷售者等)、含色情內容的藝術創作(如原創或同人圖文)以及小眾興趣分享(如下圖)。三類內容雖然均受審查機制一定程度的限制,但總體來說色情行業工作者仍能正常使用微博,色情產品銷售者的小廣告仍隨處可見。與之相反,含色情內容的藝術創作與小眾興趣分享被嚴重打壓。含R18內容的同人文作者發佈文章時,常常需要將文字轉換為圖片,將圖片上下顛倒、鏡面翻轉,再在其中加入 「富強、民主、文明、和諧」 或古詩詞來干擾系統識別,躲避審查。與此同時,系統也在不斷學習用戶躲避審查的手段。在沒有建立分級制度的內地互聯網,成人想要在微博合理合法地享用色情內容可謂難上加難。筆者有幸邀請到一位色情內容創作者接受採訪,談一談對社交媒體審查色情內容的看法。

 

(小眾興趣博主,因「性癖」二字有被屏蔽風險,故寫作XP)

 

你是否支持社交媒體對色情內容的審查?

不支持。這就是一種自我閹割,因為國家已經表明了態度,媒體平臺害怕被影響,所以管得特別嚴。比如之前有首歌叫《情人》,歌詞並不露骨,但在跨年演唱會的時候歌詞全被改了,把「你輕輕一個吻,我瘋狂體會」改成了「你輕輕一個問,我翻看體會」,太誇張了。還有現在國家鼓勵生育,但連做愛都不讓人看,很難理解一邊打壓性相關內容一邊希望人們性交生孩子。

同為色情內容的分支,社交媒體上色情盈利內容與藝術文學類內容是否應該被同等對待?

非盈利目的的色情創作應該被接受,微博總夾同人文,但從來沒管過雞號(指微博評論裡發佈掐頭去尾色情圖文吸引關注變現的帳號),這和正常的風氣正好相反!應該關閉或限制盈利為目的的色情內容,保證R18正常向內容可以發送。如果分級制度可以落實,R18G(指含有獵奇、暴力性殘虐等內容)內容也可以在微博開放。

在社交媒體鍥而不捨發佈色情內容的初衷是什麼?是爭取性解放嗎?

我寫含色情內容一方面是出於劇情需要,另一方面是享受它給我帶來的愉悅和快感,畢竟有的事在現實生活中很難實現。我希望性需求可以被正視,通過看文章解決需求並不是什麼丟人的事情。一定要說的話,(鍥而不捨發佈色情內容)是一種反抗方式,可以表達態度,但沒什麼用,真正有效的還是儘快落實分級制度。

 

受訪者清楚認識到了審查制度的不合理,對分級制度的落實抱有希望,希望它可以解決當前的審查亂象,保障創作和消費色情內容的權利。

 

而中大文化研究系副教授 Katrien JACOBS則認為政府「醉翁之意不在酒」:

「色情內容並非真正的威脅,也許真正的目的是控制人民的欲望,這也是中國政府一直在做的事情。隨著互聯網在中國迅速發展,政府很快就開始限制人們訪問各種網站,包括境外網站、異見人士的發言等,對色情內容的監管就是其中一環。因為如果人們能接觸到色情內容,他們就會開始思考性權利,色情激進主義者、同性戀激進主義者等就也會應運而生,要求國家承認並保障他們的權利。不過與文革時期相比,當下對色情內容的監管可以稱得上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畢竟它不像政治敏感問題那麼嚴重。」

談及發佈色情內容的意義,Katrien JACOBS在《人民色情——中國互聯網的性與監控》中寫道:「網民借助於互聯網逃脫保守限制的文化姿態,並勇於質疑國家強勢的監控文化——這些舉措讓人們品嘗到一絲自由與活力的味道。然而,這些許自由能提供樂趣與慰藉,卻沒有帶來對權力機制的深層破壞。中國網民對中國或是西式強權,往往感到無力和缺乏尊嚴。」

不同於微博的嚴格審查,Twitter用戶可自主選擇是否折疊敏感內容,Twitter也支持用戶通過Privatter等網站選擇性地展示敏感內容。自由資本主義社會的色情文化與在審查制度陰影下發展起來的中國色情文化最根本的區別在於前者是一個正式存在、得到官方認可的規模產業,後者仍處於灰色地帶,沒有得到官方認可,只在特定圈層傳播流行。此外,作者還承擔著一定風險,例如以非法出版或傳播淫穢色情為名被起訴。

 

政治正確才能發聲

微博用戶可能會發現,在2013年或之前發佈的部分色情圖片仍能存活至今,政治話題卻很難搜到。比起色情內容,社交媒體審查政治敏感內容的歷史更為悠久,範圍也更加廣泛。我們所熟知的審查內容包括反動言論(例如港獨、台獨、抹黑共產黨)和敏感熱點(例如性別矛盾、家暴、以前關於武漢疫情的發言等)。然而審查內容不止如此,暗含影射的言論也會被刪除,比如膜蛤文化(指即「膜拜蛤蟆」,對江澤民的言行進行模仿惡搞。江澤民常佩戴一副黑框眼鏡,肚皮鼓脹,形似蛤蟆。)、小熊維尼(形象與習近平相似)。此外,審查上也出現了一些前後矛盾的地方,例如有的博主在評價性別平等議題時,引用了毛澤東、周恩來等正統革命前輩的言論,竟也被屏蔽。最令人迷惑的是,四月底發射火箭時,某遊戲公司關於新遊戲手柄的宣傳文案無法在火箭發射時段發送,網友稱其「不符合火箭發射的主基調」。相信內地人士對此類現象已經見怪不怪,但當對政治正確的管束逐漸擴大、蔓延乃至侵蝕其他言論正常發聲的權利時,用戶又會持何種態度?

受訪者表示:

我覺得肯定是有必要審查的。雖然我們經常說美國自由太過了,有些方面還是可以學習的,比如給奧巴馬和特朗普組CP或者鬼畜視頻,大家就可以全民同樂,但我們這邊連小熊維尼都搜不到,這是一件很可笑的事情。其實有時發這些不是為了嘲諷什麼政治行為,只是娛樂或者另一種表示愛戴的方式吧。把這些都禁了太過了。還有很多社會新聞經常被夾,有次法院宣判的結果不公平(指強姦罪判刑三年,與出版色情內容同人文判刑十年的處罰相比顯得太輕),大家在抗議,輿論都搜不到。重點不是法律的問題,而是你搜不到這些東西,是不是表明你心虛了。所以我覺得大的話題可以監管,當人民想表達自己對社會議題的態度時可以適當放鬆。

 

當Twitter以「煽動暴力」為由將特朗普禁言時,內地網民經歷了一場「狂歡」:他們看到了Twitter將用戶「推去陰間」與微博將用戶「夾去陰間」的相似之處,聲稱歸根結底在政治議題上,無論在哪裡都不存在言論自由。然而,Twitter能刪除總統言論,是否恰恰相反,正好體現了言論自由,即企業的言論不受政府限制?

中大新聞與傳播學院助理教授方可成則認為他們錯將Twitter的自主封號與微博的奉旨封號等同。真理在社交媒體上無法通過自由競爭勝出,如果互聯網平臺完全不去干預內容,結果一定是變成垃圾信息和危險言論的溫床。關鍵不是「該不該干預」,而是如何怎樣更好地干預。

 

其他審查內容

色情內容與政治敏感話題是審查的兩大主體,但這不意味著其他內容能逃脫審查。根據用戶的「陽光信用等級」,他們發佈的內容會受到不同處理。同一話題,信用分數高的用戶發佈的內容將被系統保存並優先推薦給搜索者,信用低的用戶的言論仍然存在但無法被檢索(除非使用特殊檢索工具)。前文提到,社交媒體的初衷是讓更多人更容易發聲、能被看見。信用等級制度的實施卻產生完全相反的作用——用戶變成了一個個孤島,無法互相連接。

(筆者的信用分數超越了全球8%的用戶)

 

不難想到,實行信用制度是出於對網絡生態的考慮,希望構建和諧高效的線上交流平臺,然而基於不合理審查制度的信用分數無法公正地代表用戶,反而引發一系列亂象。網上流傳了許多針對該體系的「養號攻略」,即在固定時間發佈三至五條包含九張圖片的原創內容,堅持一個月即可大大提高信用分數。許多營銷號、惡意賬號就是採用這種方法佔據搜索結果,擠佔正常用戶的網絡空間。

 

何去何從?

行文至此,相信讀者對微博的言論審查機制已有大致瞭解。博有博法,夾有夾規——這樣的社交媒體生態的確令人不適。但想要大規模遷移似乎也並不容易,首先,微博佔據了幾乎100%的市場份額,牆內沒有替代品;其次,即便有替代品,許多用戶在微博已擁有一定數量的粉絲,不會輕易放棄,頭部博主不遷移,粉絲為了持續追蹤喜歡的內容也很難遷移。大多數用戶仍持「改良主義」態度,主張在仍使用微博的前提下,實行局部的微小的審查機制改良。

 

_________________

 

參考資料:

方可成 (2021). 端傳媒. 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200113-opinion-social-media-trump-freedom-and-censorship/

Jacobs, K. (2015). Interview – Katrien Jacobs. E-International Relations. https://www.e-ir.info/2014/07/21/interview-katrien-jacobs/

 

延伸閱讀:

【CDT導覽】刪、隱、止、私、封,審查員是如何審查網民言論的?

https://matters.news/@ChinaDT/cdt%E5%AF%BC%E8%A7%88-%E5%88%A0-%E9%9A%90-%E6%AD%A2-%E7%A7%81-%E5%B0%81-%E5%AE%A1%E6%9F%A5%E5%91%98%E6%98%AF%E5%A6%82%E4%BD%95%E5%AE%A1%E6%9F%A5%E7%BD%91%E6%B0%91%E8%A8%80%E8%AE%BA%E7%9A%84-bafyreiheajtmoo2mo572tnzxzgkh6j6kiemusfkmluuhlkfydsdailue4a

方可成:特朗普被封號——我們別再假裝這三件事|評論|深度|互聯網政治|(可通過CUHK Library訪問)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200113-opinion-social-media-trump-freedom-and-censorship/

《人民色情——中國互聯網的性與監控》http://libidot.org/wp/wordpress/wp-content/uploads/2021/02/New_merged_PeoplesPorn.pdf

 

相關通識課程:

UGEC2634 中國大陸的媒介與社會發展Media and Social Development in Mainland China

UGEC2665 社交媒體與文化Social Media and Culture

UGEC2853 性與文化Sexuality and Culture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