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書推介:The Malaise of Modernity (現代性的隱憂)

撰文:黃穎瑜博士(大學通識教育部基礎課程講師)

 

Charles Taylor著,程煉譯,《現代性的隱憂》(The Malaise of Modernity),(南京大學出版社,2020)

 

設想這個世界上每個人都是藝術家,每人都用一生創作一件獨一無二的藝術品。現在的問題是:你所創造的那件藝術品,是否僅僅因爲是你的創作,因此具有獨特的藝術價值,甚至不能與其他的藝術品判分高下?這種藝術態度對我們毫不陌生,而現代人似乎也用這種藝術態度看待人生,重視創造性,我們為自己獨一無二的人生做出選擇,他人無法介入,亦無合理與否可言。只要這是「我的選擇」,便有其獨特價值。

 

現代性之隱憂

在《現代性之隱憂》(The Malaise of Modernity)一書,泰勒分析現代文明的特性,指出三個現代性的隱憂,其一為個人主義(individualism)所引申的道德相對主義(relativism)及主體主義(subjectivism) ,導致道德視野與價值語言的失落;其二為工具理性的氾濫,人被物化而僅僅作為手段,如現代的教育制度強調效益,考試目的為篩選精英學生,而非重視個體性的發展。第三個隱憂是結合前兩者所導致的「政治惡果」–溫和的專制主義(soft despotism),因為個人主義讓人以為獲得了生存意義的真理, 讓人對個人之外的事務漠不關心,逐漸失去關顧他人的情感與理性能力。在資本主義的經濟與生活方式下,政府只要能滿足個人追求體面生活的需要,便會讓人民生活在自由與幸福的假象下,無心參與政治文化社會的改進。

 

兩種極端

上面的論述看似陳腔濫調,但本書有意思的地方,其實在於泰勒對現代性問題的評價以及解決方法。《現代性之隱憂》(The Malaise of modernity)本為一系列講稿,於1991年在加拿大出版,翌年於美國出版,名為《本真性倫理》(The Ethics of Authenticity)。這兩個書名,正好顯示出本書的兩個主旨:前者凸顯本書分析的現代性之問題,後者則表示問題的解決方法。

對於個人主義的現代文化,泰勒認為人們多持有兩種極端而相反之態度­­­—倡議者(boosters) 與批評者(knockers)。 倡議者擁抱個人主義和道德相對主義,認為何謂美好生活乃是每個人的事情,不能也不需通過理性溝通達成具有道德意義的認同或共識。

批評者則對改造當代文化感到絕望,他們認為人有共同的理性,對何謂美好生活應由人性的內容決定。但當代所主張的「個人主義」毫無理想性,不過就是人們追求非道德的、為所欲為之生活方式的藉口。

泰勒對倡議者與批評者的立場既非全盤接受也非一概否定。他認為個人主義確有正面意義:即在於人有責任真誠地對待自己,傾聽自己的內在聲音。他也認同批評者,當代的個人主義往往淪為自我沉迷的自戀與對理性的蔑視。反過來說,他既不認同批評者認為現代文化只是一種墮落,也不認為現代文化已經達到個人主義本有的理想。

 

本真性倫理

泰勒指出,個人主義本來是有其「本真性理想」(ideal of authenticity),但當代的個人主義只是這種理想的狹隘與平面化的版本。因此,對現代性問題的解決方法,乃是對此理想的復興工作,釐清此理想的價值意涵與理性基礎。具體而言,泰勒指出,本真理想強調的「真誠對待自己」,並不能只指向於自我,就像藝術品一樣,「好」或「美」是通過共同欣賞才能被理解,若沒有與他人的對話,我們將難以了解何謂「真實的自我」,也無從在人生的各種可能中作出選擇。例如同學們在選擇主修學科的時候,確實這是「你的選擇」,但這個選擇不能是任意的,為何你會認為A學科比B學科更適合你? 在這個選擇過程中,你與他人的關係,社群的價值觀等更寬廣的視野必然牽涉其中。例如父母對你的期望如何? 你的選擇不論是與父母的期望吻合或背道而馳,已經預設對這些價值的取捨。又如講求經濟效益的社會,你的選擇是否意味妥協或反抗?換言之,選擇並不僅僅因是「我的」便有價值,每一次重要的人生選擇,也是我們重塑與自己、他人、社群以至自然的關係之契機,並由此反過來了解自我。

 

修道之途漫漫?

本真性理想看似遙遠,但此書可讓讀者再思「自我選擇」的意義,若我們因此而重新反思其中的理想性,開展與自己和他人的對話,對泰勒而言,這即尋求共同價值語言之途。從這個角度而言,現代性的問題可視為人類在尋求自我真實化過程的一個階段,此亦是泰勒對現代性問題的樂觀之處。

 

黃穎瑜博士亦曾於「經典讀書會」以「此岸。彼岸」為題,分享對〈心經〉的思考,感興趣的讀者可見《大通報》的另一報導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